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保险+期货”:保“价”天山脚下的红果果

2020年第一周,红枣期货主力合约收盘价为10905元/吨 ,上涨40元/吨。

自2019年4月30日上市以来,红枣期货整体运行平稳。截至2019年11月底,红枣期货总成交量2682.74万手,日均成交18.63万手,日均持仓6.61万手。

我国红枣主要产自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而如今新疆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商品化红枣种植基地。说起新疆,总是让人想起吐鲁番葡萄、库尔勒香梨、阿克苏苹果,还有哈密瓜、巴旦木等等,那里红枣的生产又是怎样一幅图景呢?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赴新疆阿克苏实地调研,并与当地红枣生产合作社以及期货业人士进行了交流。在他们看来,越来越普及的“保险+期货”模式,正为越来越普遍的红枣规模化种植提供便利。

“枣枣”致富

经过五个小时的长途飞行,第一财经记者到达阿克苏时已是傍晚7点钟,这高纬度地区的冬日,天边仍是青色,霞光未褪。

踏上这片西域阔土,沙尘卷起干燥的冷空气。车很快就开出了数百里。

道路两旁站了笔直的白杨,如剑似鞘挺拔入云霄。 抬眼眺远,即是大漠笔直的孤烟。长河落日果然更大更圆。

阿拉尔是阿克苏辖区内的一个县级市,北起天山南麓,南至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傍依阿克苏河、塔里木河、台兰河、多浪河水系。在蒙古语中,阿拉尔有“汇聚、交汇”之意,想必正是缘于雪山、沙漠、河流汇聚于此的地理位置,孕育了阿拉尔地区70万亩的红枣种植基地。

2005年以来,随着红枣种植给当地枣农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新疆地区红枣种植面积和产量迅速攀升,当前新疆已经超过河北、山东、河南等传统红枣产区,成为国内最大的商品化红枣种植基地。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十三团红福天果品合作社负责人何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0~2011年是红枣价格最好的时候,当时品质较好的红枣价格达到40元/公斤,当时如果拥有了几亩枣园的农民,年收入逾10万元是很常见的。

但随着全国近年来多地红枣产区过度扩张,市场供需失衡,红枣价格曾一度下跌严重。“如2018年一级若羌红枣均价不足10元/公斤,阿克苏、和田、喀什等地2018年秋冬收购季红枣价格一度在3~4元/公斤,远远低于5~6元/公斤的种植盈亏平衡点。” 何军说,因为枣农的收入得不到保障,且还需要投入额外的成本管理枣园,所以部分枣农就把枣园给撂了荒。

供需失衡是枣价低迷的根本原因。第一财经记者通过走访调研发现,由于地域差异、气候及管理等原因,新疆各地区的红枣在品质上存在着差异,品质高的红枣和品质一般的红枣价格自然相差较大。但是随着产能的扩大和品质一般的红枣的大幅降价,直接也拉低了品质高的红枣的价格。“劣枣驱逐良枣”的现象随之出现。

枣农利益如何保障?2019年4月30日,红枣期货在郑商所上市交易。红枣期货的上市,形成了连续透明的期货价格,为红枣企业和广大枣农提供定价和避险工具,也通过合理设定交割质量标准,引导红枣企业改善生产经营方式,提升产品的标准化水平和附加值,促进红枣产业转型升级。第一财经记者达到阿拉尔的第2天,正好是郑州商品交易所(下称郑商所)相关工作人员到该地进行红枣“保险+期货”试点的首次理赔。

“在金融工具的帮助下,建立红枣市场价格波动风险的管理长效机制,令枣农可以有更公允的定价和稳定的收益。‘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就像是双重保险,在降低枣农初期参保负担的同时,最大程度保障枣农种植利益。”郑商所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如是说。

一般来说,作为农产品,红枣收购方式是地头收购,即不用进入市场,在田间地头就能完成交易。每年的收购季,全国各地的客商来到新疆地区收枣,全凭的是肉眼观察、往年经验及地域概念来定价。而红枣期货的上市,对枣农最实在的意义就在于价格标准化。并对于深化红枣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规范市场经营秩序、统一红枣质量标准、指导农户调整种植结构,都具有重要促进作用。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十三团枣农孙有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家中共有42.5亩土地,其中20亩种植了红枣,自2016年以来枣价越来越低,从20元每公斤掉价到现在的4元每公斤。近些年,每年在红枣成熟与出售的时候,他就发愁——不但不知道红枣要卖给谁,而且还不知道以什么价格出售更合适。

孙有珺在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下,于2019年9月参加了首期红枣“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三个多月后,孙有珺拿到了6000元的赔付。这笔钱可能并不算多,但对孙有珺来说,给了他来年继续干下去的信心。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20年他打算再多承包20亩枣园。

什么是“保险+期货”?

“保险+期货”是指农户向保险公司购买农产品价格保险,保险公司向期货公司购买看跌期权,期货公司再在期货市场上复制该看跌期权进行套期保值,实现农产品市场风险的转移和对冲,最终保障农户利益,促进农业生产,合理利用和发挥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功能。

格林大华期货研究员王立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前红枣价格持续低迷,接下来枣价若还是上不去,农户参加“保险+期货”项目起码不会亏损。且按照此次的赔付情况来看,还会有一定的补贴,即补偿农户种植除红枣以外作物所得的平均收入。

“如果红枣行情有所好转,农户们担心的保费‘打水漂’现象理论上还是存在的,但保险的作用就是当你发生了不幸的事情,有人来帮助你共渡难关啊。” 王立力分析称,目前“保险+期货”还是试点项目,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农户对农作物价格树立保险意识,并最终能够主动投入参与。

上述郑商所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即便是这样,对于边疆的农户们来说,“保险+期货”仍然是很陌生的概念。

“早期做培训的时候,最难的就是向农户阐明什么是”保险+期货“。无论怎么培训、讲解,都很难消除农户们对金融产品固有的偏见。老乡们觉得保险就是骗人的,更别说期货了。”平安财险新疆地区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为了红枣“保险+期货”的产品服务更加深入人心,交易所、期货公司、保险公司等参与方没少花力气做宣传普及。第一批试点项目农户的保费是由政府和交易所共同资助,农户们没有掏一分钱。农户们这样才开始参加。

据了解,此次格林大华期货红枣“保险+期货”理赔项目惠及150户枣农,涉及红枣数量3000吨、面积约5994亩,保险保障金额逾3268万元,最终理赔金额约101万元,平均每户赔付约6733.4元,合337元/吨。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当天赔付仪式结束,农户们都没有直接散去,拿到赔付金的农民们脸上洋溢着喜悦。很多农户说,如果还有“保险+期货”项目,他们愿意自己掏钱付保费。

格林大华期货总经理王永茂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实际上,目前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合作来做“保险+期货”项目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更多的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但是长远来看,也是有盈利的可能的。因为只有种植户具备相关风险管理意识,才能切实发挥农业价格保险的社会管理作用,同时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通过金融工具来稳定农民收入,提高生产者种植积极性,这也是为活跃市场交易做铺垫。”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