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黄金原油过山车对冲基金追涨杀跌 你是“抢跑冠军”还是“接盘侠”?

“来得快,去得更快。”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感慨说。

1月9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释放缓和中东紧张局势的言论,黄金与原油价格因此双双大幅跳水。截至9日19时30分,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跌至57.75美元/桶,回吐中东紧张局势升级以来的所有涨幅;COMEX黄金期货主力合约跌至1547.75美元/盎司,较刚刚创下的过去7年以来最高点1613.3美元/盎司,大幅回落逾60美元。

“这背后,是大量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获利退出。”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中东局势缓解,支撑原油、黄金持续飙涨的最大推动因素不复存在,这些对冲基金若跑得不够快,就会亏损。

这次中东紧张局势升级,演变成对冲基金短线追涨杀跌的盛宴。一开始,他们就押注美伊不会爆发全面战争,一是2020年正值美国大选年,贸然发动战争或不利于选情;二是多数国家不愿看到中东局势恶化,导致油价飙涨冲击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前景。

RJO Futures高级商品经纪人Bob Haberkorn向记者透露,目前不少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获利不菲,部分在1540美元/盎司与60.5美元/桶追涨黄金、原油期货,在10日凌晨逢高抛售后,仅此一项投资回报就超过15%,但也有不少高位追涨的投资者不幸成为“接盘侠”,目前浮亏超过4%。

“这次行情让多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意识到,有必要加快资产分散配置步伐,以应对新一轮地缘政治风险。”Bob Haberkorn说。

本周,通过陆股通流向A股的北向资金也趋于增加。Choice数据显示,1月以来的5个交易日,北向资金在A股市场的累计加仓额达237.93亿元,其中沪股通资金净流入88.22亿元,深股通资金净流入149.71亿元。

“由于市场风险偏好下降,以往对冲基金在美股报团取暖的获利模式变得行不通,他们不得不寻找新的高性价比投资方向。”安本标准投资(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投资策略总监Maxwell Gold指出。当前A股低市盈率与人民币国债高收益高信用评级,成为他们转型的重要选择。

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获利不菲

不同类型对冲基金的态度“泾渭分明”: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认为中东局势不会持续恶化,干脆作壁上观;事件驱动型、大宗商品型与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大张旗鼓买涨原油、黄金期货,甚至个别事件驱动型基金经理喊出黄金价格有望突破1700美元/盎司。

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透露,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急于炒作“大赚一笔”,缓解2019年业绩不够理想的窘境。Eurekaedge最新数据显示,对冲基金2019年的平均回报率为6.96%,大幅落后标普500指数同期28.9%的涨幅。

“但此次中东紧张局势升级初期,原油与黄金涨幅分别不到6%、4%,远低于预期。”上述对冲基金经理说。

Capital Economics公司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学家贾森·特维发布最新报告称,若美伊开战,可能令全球GDP减少至少0.5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伊朗经济崩溃以及油价飙升冲击。

“他们一方面强调中东紧张局势可能趋于更紧张,另一方面却不再追涨,不少机构已经买入大量执行价在1610美元/盎司上方的7天期COMEX黄金看跌期权,以及执行价在65美元/桶上方的NYMEX原油期货看跌期权期货。”上述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8日凌晨,伊朗发射导弹袭击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引发原油黄金价格快速上涨,拉开了基金杀跌获利的序幕。

Bob Haberkorn透露,在NYMEX原油期货突破65美元/桶后,大量空头期权期货头寸突然执行,导致原油期货涨势受阻,进而呈现高位回落趋势。这种上涨乏力的状况,同样出现在COMEX黄金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涨破1610美元/盎司后。其中真正沽空套利的,是此前大举追涨的事件驱动型、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

在9日凌晨特朗普释放缓和言论后,黄金、原油期货市场几乎看不到“多头”,只看到大量获利回吐盘涌现。

“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做了两手准备:若9日凌晨伊朗导弹袭击造成美军人员伤亡,将大幅调高沽空原油、黄金期货期权的执行价格,比如将NYMEX原油期货沽空头寸执行价调高至70-73美元/桶;反之就套现沽空头寸获利离场。”Bob Haberkorn说。

目前,多数对冲基金获利不菲,普遍投资收益在8%以上。但也有不少高价追涨者蒙受逾5%的浮亏。

“随着局势趋于缓和,高价追涨者想解套离场,可能要等上相当长时间。”Bob Haberkorn认为。

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加快分散投资

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尽管没有参与短线低买高卖的投机行为,但不得不对大类资产配置策略做出调整,包括加快资产分散配置步伐。

一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美股上市公司回购股票力度减弱,引发美股抱团取暖式投资风险日益增加,他们原计划在一季度末前,将新兴市场资产配置比例调高4-6个百分点。但由于中东紧张局势升级,不得不在1月底前完成50%的调仓工作。

因为中东紧张局势升级冲击全球经济前景,金融市场风险偏好下滑,导致美股估值偏高风险加剧,因此尽早完成资产分散配置,能更有效地规避美股高估值泡沫破裂的风险。

此前,贝莱德智库亚太区首席投资策略师庞文博(Ben Powell)指出,中国资本市场不仅规模庞大、流动性较强,且与其他全球资产的关联度相对较低,加之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2020年将是全球投资者从战略上考虑配置中国股票和固定收益类资产的绝佳机会。

在过去一周,北向资本通过陆股通加仓A股的步伐骤然提速,1月以来流入A股市场的北向资金达237.93亿元,助力10日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触及2019年8月以来的最高值6.9257。

在Maxwell Gold看来,这一方面得益于中国股市、债市与全球资产的波动相关性偏低,呈现较高的避险港效应;另一方面A股平均市盈率不到15倍,低于全球平均水准;此外,人民币国债在同等信用评级债券中收益率最高,呈现较高的投资性价比。

除了加仓人民币资产,东南亚资产也成为分散资产配置的重要方向。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的逾50%动能,来自东南亚与中国。

“借助地缘政治风险短线低买高卖,未必每天都能碰上。只有分散投资寻求资产多元化配置,才是获取稳健长期回报的根本之道。”Maxwell Gold直言。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