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电稿库 >> 报刊文摘 >> 期货日报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铜价表现出较强韧性

46000元/吨支撑力度大

2019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几乎同步放缓,根据IMF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下滑由2017年的3.8%下滑至3%,创下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其主要原因为贸易摩擦、中国需求下滑、全球制造业衰退等。2020年预计依旧处于经济增长放缓阶段,宏观情况部分改善。2020年美联储宽松货币效果才会显现,届时美国经济增速有望维持2%左右。从数据来看,2019年10月ISM制造业PMI回升至48.3(前值47.8),结束连续6个月下滑,表明美国制造业在好转。中国实体经济表现仍旧不佳,但部分数据有所好转。2019年11月官方制造业PMI为50.2,站回荣枯线之上。预计2020年国内经济将有所改善,或带动需求回暖。

铜矿产能增速放缓

铜价多年保持低位振荡,产能增速放缓,特别是2019年,铜矿供应紧张成为市场热点话题,也是铜价在宏观经济下行、消费疲软背景下抗跌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已公布的全球12矿企的矿山产量(CODELCO和Teck资源未公布),总产量为846.94万吨,相比于2018年上半年的879.00万吨同比减少3.65%。此外,2019年全球新增铜矿项目稀少,主要来源为第一量子在巴拿马的Cobre矿增产13万吨,印度尼西亚的Batu Hijau与刚果的Katanga 矿各增产7万吨以上。矿山品位下降、罢工、道路封锁、恶劣天气状况等导致2019年大型矿企产量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印尼Grasberg项目由于作业方式逐步从露天开采转向地下开采,预计2019年Grasberg铜产量将减少22.5万金属吨,因为罢工事件,导致铜矿减产超过30万吨,嘉能决定关闭Mutanda铜矿2年,预计影响10左右万的产量。矿山复产与新增产能供应大多数在2022年以后,但铜精矿至精炼矿供需依旧存在时间上的错配,2020年铜供应整体紧张,但有所好转。

近两年中国冶炼产能进入投产高峰时期,是导致TC下滑的主要原因。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新增精炼产能103万吨,新增粗炼产能90万吨,2019年新增精炼产能80万吨,新增粗炼产能65万吨产能,预计2020年产能持续增加,新增精炼产能45万吨,粗炼产能30万吨。高冶炼产能导致冶炼产能过剩,加工费处于低位,导致2019年冶炼厂检修较多。2019年1—10月,我国进口铜矿石及精矿累计1791.6万吨,同比增加8.2%,因为产能的增加,我国对铜精矿的依赖程度增加,TC下降也是矿端偏紧的佐证。

精炼铜扩产不及预期

中国精炼铜产量呈逐年增长趋势,自给率不断提高。2019年因为国内冶炼厂的计划检修,影响量达26万吨左右,远高于去年19.2万吨,下半年开工增加,2019年中国电解铜预计产量为900万吨,增速3.05%;2020年预计增量在40万吨附近,精矿、粗铜紧张的局面持续影响到部分冶炼厂的产量,导致新扩建产能释放不及预期。进口方面,2019年10月国内精炼铜进口量为31.69万吨,同比增加2.71%。2019 年1—10月国内精炼铜进口量为282.98万吨,同比减少8.81%。其主要原因是,国内自给率提升与保税区融资铜需求大幅回落,整体进口需求明显下降,2020年人民币大幅贬值推高了伦沪比。在盈利窗口没有打开,海外铜冶炼检修的情况之下,进口量急剧下降。2020年,人民币继续贬值的可能性不大,结合变化趋势看,铜及铜材的进口有望实现正增长。

2018—2019年废铜进口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2018年12月31日起禁止废七类进口,生态环境部、商务部等四部委连联合印发了关于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的公告,明确表示将废六类调入限制进口类,表明我国对废铜进口的限制越来越严,再生铜铝废料标准已经上报审批,最早将于2020年初实施,最迟将于2020年二季度前实施。这意味这2020年上半年,符合新标准的废铜,将不再视为固体废物,可作为原料进口,而低端废六类铜仍受配额限制。

精费价差方面,2019年精费价差呈现先扬后抑的走势,前期因为中美贸易摩擦释放积极因素且并未完全传导至废铜端,精铜强于废铜,导致精废价格扩大。后因废六限制进口,废铜供应趋紧导致价格上涨,价差维持在1000元/吨左右,失去价格优势,预计2020年在废铜批文逐渐减少的前提下,废铜收货价趋高,精废价差大概率处于低位。

2019年下半年铜库存开始下降,其主要是国内冶炼厂集中检修,供应端减少导致,铜终端消费并没有很好的表现。但LME库存处于几年来低位,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市场大量显性库存转为隐性库存,隐性库存的出现将使铜价剧烈波动,打压铜价。

铜消费有望转暖

中国消费份额接近50%,消费重点依旧在中国。铜下游需求主要在电力、空调制冷、交通运输、消费电子、建筑等领域,分别占比50%、16%、9%、7%和8%。2020年作为三大长期目标收官之年,依旧存在消费需求,加大投资基建,房地产回暖,汽车行业逐步见底等,预计2020年铜价稳定上行的概率较大。

基建在铜消费方面主要体现在电网建设。近几年来降税减费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增速减缓,PPP融资逐步理性与严格,地方政府资金紧缺,地方政府投资意愿较弱,拖累基建投资增速。2019年1—10月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加3.26%,但2019年11月底,财政部决定提前下达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务额度一万亿元。12月6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提及“加强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经济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电网投资不会出现较大削减,整体拖累铜价可能性较低。

房地产竣工数据与空调销售高度相关,通常空调销售在房屋竣工时间后延一年。2019年1—10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09603亿元,同比增长10.3%。1—10月房屋竣工面积54211万平方米,下降5.5%,降幅收窄3.1个百分点。1—10月,商品房销售面积133117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2%。从2019年的下半年开始房地产行业出现企稳迹象,房地产数据企稳利好2020年空调销售。目前城市空调保有量趋于饱和,农村消费占比较小,预计2020年空调市场较2019年有所改善,但对铜价的拉动作用有限。

2019年放松限购等政策促进汽车消费回暖,厂家通过降价、补贴等手段紧跟政策,但车市仍然表现低迷。中汽协预计,2019年国内汽车销量为2668万辆左右,同比下滑5%。但三季度开始,汽车销售出现季节性回升,且同比降幅也持续收窄,国五切换国六的排放标准也清理了一部分库存。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12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13.7万台,同比下降15.1%,环比11月增长73.5%,创下年内新高。总体上,汽车行业虽然逐步企稳,但2020年变化有限,预计对铜消费带动有限。

华为2019年开启5G热潮,从覆盖范围上看,4G基站的覆盖半径约为1—3公里,而5G基站的覆盖半径一般约为100—300米,因此5G基站数量会是4G基站数量的2倍以上。大量的基站亟待建设,5G基站较4G基站用铜量更多,根据运营商规划,预计5G宏站的主建设期为2020—2023年,新建近100万个宏站与400亿元的低压电器需求,开启建设高峰,利好铜消费。

2019年宏观经济承压下行,虽然美联储三次降息,但因为全球其他国家也进入货币宽松政策,市场对美元避险需求增加,导致美元指数依旧高位运行。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增速逐渐放缓,对美元的支撑作用边际减弱。2020年世界经济有望迎来阶段性复苏,美元走弱,支撑铜价。基本面上,精铜增量有限以及铜库存位于近几年低位,46000元/吨一线支撑力度较大。虽然下游消费较弱,但汽车,电网,空调等领域有筑底趋稳的迹象。2020年预计铜终端消费或有回暖,铜价表现出较强韧性。若未来中美贸易摩擦缓解,铜价有望上行,预计铜价波动区间46000—55000元/吨。          (作者单位:福能期货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马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