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签署,如何解读农产品增量?

第一阶段协议文本中,中国2020—21两年增加购买320亿美元农产品

当地时间1月15日(北京时间16日凌晨),经过中美两国经贸团队的共同努力,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中美双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英文文本为 94 页,摘取关于中国采购部分要点如下:在2020年至2021年两年内,中国应确保附件6.1中确定的从美国购买和进口的制成品、农产品、能源产品和服务超过中国2017年基准金额不少于2000亿美元。具体对于附件6.1中确定的农产品,在2020年内从美国购买和进口到中国的额度应比2017年的基准额(约2401亿美元)高出不少于125亿美元,2021年比2017年的基准额高出不少于195亿美元。

双方预计从美国进口增加的趋势将在2022年至2025年继续保持。双方应确保采取适当步骤,为中国购买或进口提供便利,特别是在农产品方面,将以市场价格、市场条件进行采购。

但是采购细节并未公布,市场解读分歧较大。根据海关统计的中国进口农产品结构,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农产品主要在大豆(57.9%)、棉花(4.1%)、谷物(3.8%)和小麦(1.6%)等作物;以及冻鱼(3.6%,猪肉1%)等动物肉类。如下表所示,极端的完全假设根据2020年125亿美元和2021195亿美元的增量对照2017年进口美国农产品比例增加来计算(误差会很大,仅作参考), 根据市场情况,这两年中国进口美国大豆的采购量几乎不可能达到4991万吨(近12年中国进口美豆最高位在2016年的3417万吨)。美豆作为大头增幅受限,那么其他品种的增幅必将更加可观。从中国主要进口农产品的进口总量及美国进口占比的历史角度来看(可参考文末图表),除了美豆和动物杂碎的进口绝对值空间有限,其他农产品进口空间增量空间都比较可观,只要政府出台对应的市场导流政策,只需要适当改变贸易流,可以实现对应的进口增量。

1

对单个品种影响如何?

美豆:可以说这份协议不及预期。在协议签署前,市场将“在2017年基础上,两年增加320亿美元农产品购买额“的承诺解读为每年增加160亿美元,即2020年和2021年分别购买400亿美元农产品,对美国大豆的采购量估计超过4000万吨,高盛给出的预测值是4500万吨。而2020年125亿、2021年195亿的方案,即2020年对美国农产品的总购买额为365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市场预计在365亿美元购买额下对美豆的采购量会在3000万吨水平,对美豆出口的提振有限。 虽然一阶段协议签署了,但中美之间第一批互加的关税并没有取消,对美豆仍执行33%税率。若无关税免除,中国对美豆不会出现商业进口增量,后期中国会以何种方式进口美豆仍是疑问。三、中短期内中国大量进口美豆的可能性较低。目前中国第一季度大豆买船已经基本完成,4—8月为南美大豆出口季,美豆不具有竞争优势,如此来看中国大量购买美豆要到2020年8月以后。因此,北京时间16日凌晨协议细节流出以后,美豆主力合约反倒下跌,收于930美分下方。不过鉴于大豆是中美贸易的主要品种,预计2020年中国对美豆的进口量同比必然增加,美豆的调整幅度不会太大,下破900美分的几率非常小。

豆粕:国内豆粕在昨晚夜盘美豆下跌后今日反向小幅上涨。一方面因为目前从连粕和美豆的比价处于历史较低水平,即连粕弱于美豆,美豆继续收低对连粕的影响有限。另一方面, 2020年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进口额不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国内大豆的进口压力,对连粕利多。但在目前汇率走强,南美升贴水走弱,国内盘面榨利仍处于较好水平的情况下,国内豆粕并不具备大幅反弹的能力,中短期仍看豆粕弱势震荡。

DDGS:在确定玉米进口配额政策不放开之后,DDGS进口的可能性大增,而作为蛋白原料的一种,DDGS更多的是冲击菜粕等杂粕市场,对豆粕也会形成一定的替代。若在2020年大量进口美国DDGS,对国内蛋白粕市场利空。

棉花:在中美协议签订落地之际,郑棉多单减持、国内外棉价均显著下跌,表现出关于关税减免和中国购买农产品增量的预期落地、利多出尽情绪。2017年进口美棉51万吨,大致比例推算2020年可能需要进口80万吨,2020年需进口90—100万吨左右;当前已签约美棉43万吨,未来的进口增量空间尚且可观。当前中国对美棉进口的25%关税尚未取消,后期需要关注的是国内通过市场自主进口(取消关税或下发配额)还是轮入国储来增加美棉进口。如果主要通过市场进口,那么全球整体仅仅是一个棉花贸易流重构的过程,期间可能出现部分国别市场价差,为了保证进口量内外价差可能走扩,而最终决定内外棉花价格的仍是全球棉花供需。如果通过国储进口则将明显有效的提振国内外市场棉价同时伴随内外价差收缩,而后则需要考虑到2020年3—5月可能抛储带来的时间窗口。贸易关系只影响地域和时间窗口价差,长期的棉花价格走势仍由全球的供需决定。长期来看,中国的储备库存低位、进口需求增加,在全球纺服需求不出现显著衰退的情况下,国内及全球棉市供需格局趋紧呈现慢牛格局。

总体来说,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订只是中美贸易谈判的阶段性成果。当前仅能从市场情况来大致推测市场,具体关于商品服务及农产品购买的方案仍然需要以政府出台的政策为准。(作者单位:中州期货

2

1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