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湖北养殖户现状:1亿多枚鸡蛋受“抵制”,市场不让收物流不敢运

一位蛋商无奈表示:“现在只要鸡蛋包装上有湖北两个字,客户就不要,有的拉走了还要退货。而且只要市场有湖北牌照的车都会被拦截。”

湖北黄冈市英山县某养殖户积压的鸡蛋缺包装 受访者供图

封城,封路,活动受限……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影响,旅游、餐饮、影视等行业纷纷受到波及,一些中小企业压力陡增。

距离疫情中心越近,受到影响越大,湖北的养殖户正身处漩涡中心。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湖北是禽蛋大省,大概有1亿多只蛋鸡,鸡蛋产量可占全国产量的十分之一。如今,养殖户生产经营压力巨大,不仅销区不敢接收湖北蛋,就连回程的运输车也受阻,再加上蛋托等包装短缺,鸡蛋的储存也面临考验。

2月5日,湖北佳优美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蛋王”闫铁山接收《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的养殖户面临多个难关,他们最为迫切等待着的,还是疫情早日结束,人能够流动起来。

销区不敢收,回程的湖北鸡蛋运输车被拦截

湖北养殖户面临的首要难关,就是鸡蛋的运输。尽管政府部门已经明文发布通知,但各地依旧对湖北车辆顾虑重重。

鸡蛋不会传播新冠病毒,但是有关部门担心的是湖北来的车和人把疫情传播过去。闫铁山表示:“湖北车牌的车,一个车都不用考虑(出去)。我有一个车到了浙江,不让上高速,只能把这些鸡蛋再拉回来。有的时候司机也会绕到别的出口出去,但是毕竟是少数。”

据《华夏时报》记者查询,1月30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三部门下发通知,要求严格执行“绿色通道”制度,严禁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违法行为,维护“菜篮子”产品和农业生产资料正常流通秩序。

1月31日,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交通保障组也发布通知,称“除活禽、野生动物、危险(违禁)品以外,对运输蔬菜、生活必需品和肉、蛋、奶、饲料、兽药的车辆(每车限载2人),按要求进行验车登记、消毒测温后及时放行。”

在该通知下,部分鸡蛋运输车得以通行,但回程时车和人却又遭遇阻力。“鸡蛋卸货之后,司机空车返回,这个时候就被拦住不让过了,他们说我怎么知道你之前拉的是什么,我们也没辙。我们还尝试过运一车鸡蛋过去,就卸下来半车,再留一半回来,这样才能被放行。但是这也仅限于我们省里,外地又不行了,他们排斥湖北的车。”闫铁山说。

此外,运输鸡蛋的司机也不愿意承担被隔离的风险。闫铁山告诉记者:“我们已经有6个司机被强制隔离14天了。他们年前到我们这里送过蛋托包装,年后来我们这里拉过鸡蛋。现在司机都吓的不敢跑了,我们以前送货到浙江,每箱鸡蛋给司机5块钱,现在给10块钱人家也不跑。”

他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更为具体的例子:“2月4日,我们有一车鸡蛋被有关部门拉到杭州市政府。交警一直拦着司机,要扣他的车、扣他的人,后来司机拿着农业部的文件,说这是农产品,这是生活物资。政府看到那个文件最后还是让车走了,但是这个司机以后也不敢跑了,赚不了几个钱还累心。”

即便闯过了这一关,鸡蛋千里迢迢抵达销区,市场敢不敢收,也是个难题。湖北某蛋鸡协会负责人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一位广州某市场的经理告诫商户“从湖北到广州的货车开始不准进市场,请各位老板不要收湖北鸡蛋,在路上的货车请和我上报!”

另一位蛋商也无奈表示:“现在只要鸡蛋包装上有湖北两个字,客户就不要,有的拉走了还要退货。而且只要市场有湖北牌照的车都会被拦截。”

闫铁山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多地市场都不收湖北鸡蛋,这是全国性的问题。“我们的客户一直千交代万交代,拜托我们千万不要提、不要收湖北货,怕被市场管理方看到他们卖湖北来的鸡蛋,会关他们的门,处罚他们。2月5日,我们有一车货到了上海,又被赶到上海的边界上等着,还有一车货在浙江被退回来了。”他说。

据记者了解,中国鸡蛋的主要销区广东、浙江,受疫情影响,部分市场在陆续关闭,也有封城封路情况,销售受阻。

蛋托包装供应成难题,积压鸡蛋存不住

在物流受限情况之下,湖北鸡蛋积压极为严重。“从1月22日开始,有养殖户至今没有卖出一枚鸡蛋,80%以上的养殖户卖出的鸡蛋不到三成。”闫铁山说。

如此大量的鸡蛋积压,让另一个问题更加突出,那就是蛋托等包装的短缺。湖北鸡蛋的包装大多由河北、河南等外省市的工厂供应,现在工厂停工,道路不畅,养殖户提前准备的包装都要用完了。

闫铁山告诉记者:“这种天气下,鸡蛋可以储存一个月。但是鸡蛋是易碎品,必须用那种蛋托纸箱包起来堆叠。鸡蛋没有包装,一旦高一点,就压破了,最高只能堆到膝盖。我们哪有那么多的位置把这些鸡蛋放在地上?”

据闫铁山估计,目前缺包装的人有10%,到正月十五左右,如果交通还是不通的话,这个数字会上升到80%。“我年前备了很足的包装,足够用到正月十五,但是今天已经开始紧张了。因为我们匀了一些给其他的养殖户,他们的确是太难了。”他说。

一位养殖户表示:“我们都在等着蛋托,价格都飙到了60块一捆,都没有货。”

此外,养殖户的鸡蛋卖不出去,就没有钱去买饲料、买包装,资金缺口一天比一天大,会引发连锁反应。现在已经有一些小养殖户在四处借钱。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平时一箱360只鸡蛋,收购价可以达到180元。但在疫情中,很多养殖户100元就卖了,几乎跌了一半。

闫铁山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收鸡蛋,每箱120元-130元,但是有些小养殖户资金不够,顶不住压力,打电话说,100元我就卖给你,但是我们也没办法收,没地方放,只能保证一些和我们固定合作的老养殖户,帮他的忙,按120元-130元收。目前我们湖北80%的养殖户都有这个困难,尤其是小一点的养殖户。”

破局关键不是路通,而是人恢复流动

鸡蛋积压,储存又成难题,养殖户如何破局?

短期的举措是保证道路的畅通。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目前全国的鸡蛋价格有小幅上涨。超市方面负责人表示,由于屠宰场没开工,现在市场上鸡肉、鱼肉、猪肉等肉类供应不够,所以鸡蛋作为补充蛋白的来源,卖得不错。一方有需求,一方有库存,但受限于交通、物流等因素,产区的蛋运不到销区。一旦路通,可以缓解部分问题,也能解决包装和饲料的供应。

而长期来看,除了路通,更要人通。在闫铁山看来:“如果路通了,大不了一个星期,鸡蛋就能流通出去。全国所有销区都鸡蛋爆满了,但是鸡蛋还是需要人来购买,人没通,食品加工行业就没有通,餐厅、酒店、学校就没有通。市场还是不要鸡蛋,因为卖不出去。”他说。

就现状而言,闫铁山建议养殖户做好“强制换羽”的准备。强制换羽就是人为给鸡施加一些应激因素,使其停止产蛋,体重下降、羽毛脱落,更换新羽。可以让整个鸡群在短期内停产、恢复体质,提高蛋的质量,延长鸡的经济利用期。

“放开运输不是几天能解决的问题,对鸡龄在400天以上的进行强制换羽,能缓和半个月的时间。虽然对未来有些不利,但对养殖户来说还是利大于弊,损失最少。不仅可以缓解其他鸡的饲料、包装问题,也可以降低卖蛋等一系列的麻烦,对防疫流动也有帮助。”闫铁山说。

现在,养殖户都在等待屠宰场开门杀鸡,他们没有办法再继续养鸡,撑不下去了。如果真杀鸡了,再加上鸡苗运不出去,少了一个月的小鸡供应,两相叠加,会对今年下半年7-9月的鸡蛋供应影响很大。

此外,与蛋鸡比起来,种鸡、肉鸡的养殖户损失更为严重。肉鸡的平均养殖周期是40天,一旦周期结束,就需要卖出。而在疫情影响下,肉鸡养到了20天左右,养殖户已经开始着急,害怕养满了40天也无法卖出,会提前杀鸡,以节省饲料、降低损失。

闫铁山举例,“我们当地有一家养殖户,本来是想请村里的人帮忙杀鸡,再把鸡冷冻起来,能存一段时间。但是冰箱也买不到,杀也杀不了多少,只能开始填埋了。”

肉鸡还可以多养几天再杀,种鸡则是一出壳,就要全部填埋,“一点也不会留”。因为刚出壳的小鸡必须运输到育雏场,放在育雏笼内,不能散养。种鸡场没有育雏笼这个设备,孵化的场地也非常小。现在道路不通,出壳鸡运不到育雏场,只能填埋。

责任编辑:赵彬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