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港中深经管学院及深高金教授提出多个建议减少经济损失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周晓雅)据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2月12日发布的省内最新疫情数据,新增病例两连降,10天来首次降至2000以下。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拐点还无法预测,他预计峰值将会在2月中下旬出现,4月前可能结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1日在回答有关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的提问时表示,中国有能力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降至最低。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及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教授就提出多个措施,减少经济损失。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深高金公司治理和股权激励研究中心主任王丛建议:

本次疫情对服务业影响较大,在服务业占GDP 比重已经达到 54%的今天,对经济的冲击会比 2003 年的非典疫情还要大。受疫情影响的行业集中在零售、酒店、餐 饮、交通运输,以及延期复工的劳动密集型中低端制造业。具体到企业微观层面,受影响最大的是经营杠杆和财务杠杆比较高的中小民营企业。

经营杠杆是指企业的固定成本占到运营总成本的比例比较高,而固定成本中最重要的两项是租金和人工成本。所以建议政府在出台政策的时候考虑补贴或减少企业的租金和人工成本。具体措施包括:政府所属的物业对中小企业减免租金;允许企业在疫情防控期间与员工商议适当降低薪酬福利。另一方面,也可以延缓企业的税金缴纳,给中小企业喘息的机会。

财务杠杆是指因为负债而产生的利息支出。针对财务杠杆比较高的企业,不建议强制金融机构降低贷款利率,因为这样做会把实体经济的风险转嫁给了银行,使得金融系统的风险增加。建议政府可以通过专项基金的方式对中小企业的利息支出给予补贴,一方面降低了财务杠杆对企业的冲击,另一方面也避免了金融系统风险的上升。

建议设立并购引导基金,鼓励经营状况良好、现金储备充裕的企业通过并购重组进行行业的整合。经济下行时,对于有能力进行并购的企业反而是很好的并购重组的时机。政府可以通过并购基金的引导,让企业收购一些资产良好但短期受到冲击的标的企业,一方面可以降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发挥市场力量去对冲经济下行的风险。

本次疫情突显了数字化转型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建议此时设立专项基金,对于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给予支持,比如对中小企业因数字化转型产生的额外开支给予补贴。

以上的建议都需要政府资金的支持,因此2020年对财政的压力会比较大,此时政府应该开源节流。作为先行示范区的深圳,建议政府减少非必要开支(比如缩减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庆祝规模和开支),将节约下的资金用于支持中小民企,这样做可以对全国的地方政府做出表率,既彰显了正能量,又突出了深圳“先行先试”的决心和胸怀。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助理院长(学术)、深高金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原美联储达拉斯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顾问王健建议:

尽快消除恐慌,恢复正常生活和经济生产

根据我关于消费者信心和市场情绪对宏观经济波动影响的研究,信心和情绪波动是造成经济大起大落的重要的因素,而且悲观情绪和实体经济恶化可以实现相互自我印证,形成恶性循环,因此造成未来经济增长和劳动生产率的长期低迷(2到5年)。目前国内一些机构从最初的瞒报和不作为,转向过度反应,以求政治上安全。世界一些国家和地区最近纷纷对中国人“禁入”和“封关”,也正是这种心态的外部表现。如果中国内部不能消除恐慌,很难说服外部国家和地区不过度反应。由于去年下半年经济增速不理想,如果这次疫情再次打击大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恐怕经济增长会出现新一轮下跌趋势。尽管这次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由于一些官员和机构工作人员不尽人意的表现,目前不少民众仍颇有怨言,如果一旦出现经济失控,大量人口失业,必然会引发社会稳定的负面风险。

建议措施:

在控制疫情的前提下,各地尽快组织恢复生产。各地需要认真权衡控制疫情和经济成本间的平衡点,中央可以考虑把经济成本纳入考核机制。目前不少地方推出的控制疫情政策在微观执行层面带有很大不确定性,比如被随意放大和解读。有研究表明,这种政策执行中的不确定性对经济的破坏力巨大。各地要尽快明确和统一标准,纠正之前极端的控制人流和物流的错误做法,让经济尽快运转起来。比如禁止各地随意制定小区封闭制度;禁止随意封堵甚至挖断公路;尽快开通公共交通设施;为返工人员提供短期居住和隔离场所等。

合理分配和使用医疗资源,消除大众对疫情的恐惧心理。目前一方面需要盘活各地区现有的医疗资源,合理运用到最需要的病人身上,降低死亡率,消除大家对病毒的恐惧。另一方面加快口罩和消毒液等医疗防护用品的生产,让大家有保护才能安心上班和恢复经济活动。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Amartya Sen因为研究饥荒救助政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主要发现是多数饥荒造成的死亡并非由于食物不够,而是缺乏一个有效的机制把食物送到最需要的人手里。目前中国的疫情有类似问题。从数据看,如果及时得到救助,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并不高(1-2%),和流感死亡率近似。而武汉市的死亡率远高于其他地区,主要应该是疫情爆发后,短期内本地医疗资源有限,病人无法及时被有效救助。尤其交通停运等因素也提高了患者的治疗难度。比如有报道说病人每天要步行几个小时往返于家和医院之间接受治疗。同时由于恐慌,一些轻微症状的病人先通过各种关系入住医院抢占医疗资源,造成浪费。

及时和透明披露信息。和由于信息不对称引发的金融挤兑类似,早期的信息披露问题引起了这次大家的过度紧张,做出非理性举动。目前各地疫情信息披露工作已经有非常大改进。在此基础上,希望能有一个权威机构负责对一些误导信息及时进行澄清,避免破坏控制疫情的行为。长期而言,建立通过大数据等技术监控传染病等突发社会事件的系统,并保证系统运营的独立性。该系统由专业人员维护和事前制定应急措施。一旦实际情况触发了应急措施条款,专业人员有权独立按照应急措施采取行动。

其他经济政策建议

通过微观层面的政策避免私营企业大面积破产,尤其是中小私营企业;禁止推出“政府请客、企业买单”式的政策,不额外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稳定金融市场,防止推出和4万亿类似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中小企业是创造就业的主力军。建议政府通过微观层面的政策对疫情中受损的中小企业和个人提供实质帮助。目前深圳等地方通过一些政策直接帮助中小企业,比如对政府拥有的写字楼进行减租、降低或者延缓纳税、帮助企业的短期融资和为企业复工提供必要帮助等等。这些政策对保护中小企业非常有效,值得推广。

货币政策可以集中在稳定金融机构信心,防止银行等金融机构短期内恐慌性抽贷。短期内采用更灵活的模式保证金融体系中有足够的流动性,比如扩大抵押资产范围等。财政政策可以从减税(包括企业和个人所得税)、向受影响严重家庭提供特别资金帮助的角度出发,而不是通过短期基建等投资拉动。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