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多方位参与豆粕期权 全角度锁定压榨风险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姚宜兵)当前,我国大豆压榨企业在利用期货市场管理风险方面走在各行各业的前列,基本上所有油厂均通过期货市场实现风险管理和基差定价。中垦国邦(天津)有限公司(下称:中垦国邦)是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公司,多年来深度参与期货等衍生品市场进行风险管理,而大商所豆粕期权上市以来的稳健发展更为是企业提供了更多衍生品工具。

“中垦国邦通过豆粕期权市场实现对上游原料及下游产品的风险管理,同时利用国内期货市场以期现货结合和内外盘结合的方式进行整体套期保值,取得了显著的风险管理效果。” 一德期货的工作人员周猛说道。一德期货参与了2019年“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他是试点项目负责人,对于企业利用豆粕期权实现风险管理方面具有丰富经验。

据介绍,面对国内外大豆市场复杂的供需情况,目前我国大豆压榨产业的企业确实需要豆粕期权等多元化的风险管理工具,以应对高波动的价格风险,从而稳定经营长期发展。

复杂多变的国际大豆采购市场

据记者了解,多年来,为维护国家粮食安全、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提高我国在国际市场的价格影响,我国不断推进贸易全球化,拓宽大豆进口的来源,构建多元化进口格局。2018年由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我国进口美国大豆由上一年度3285.56万吨下降至1664.01万吨,进口巴西大豆由上一年度5092.74万吨上涨至6608.20万吨,大豆进口来源地出现明显变化,对南美地区采购数量进一步攀升。

“我国是世界最主要的大豆消费国,但国内大豆产能一直难以满足市场需求,主要依赖进口,对外依存度超过80%。”周猛介绍,受中美贸易摩擦因素影响,2018年我国大豆进口量出现7年来首次下滑,但全年仍然进口大豆8803.1万吨,占进口粮食总量的比例超过80%,大豆牢牢占有主导型粮食进口的格局。

显然,由于我国大豆来源主要依赖进口,国际市场大豆价格的风云变幻就直接对我国大豆压榨企业构成影响。但除了供给端原材料价格的高波动变化,下游消费需求的明显回落也对压榨企业利润构成重大影响。

据介绍,2019年非洲猪瘟持续发酵,尽管禽料需求增长加快,但仍难抵消猪料需求总量的下滑,使得国内豆粕需求大幅下降。从目前生猪存栏、母猪存栏和仔猪存栏总体情况看,生猪养殖要恢复正常情况还有一段时间。乐观估计,2020年三季度生猪存栏将企稳。贸易谈判的反复使得近两年常常出现高贴水高采购并存现象,下游需求的持续疲弱使得榨利进一步恶化,大豆压榨企业利润率波动明显收窄。此外,2019年大豆压榨产能过剩的问题逐渐凸显,60%的开机率和每年千万吨的产能增长,意味着产能过剩,竞争将更加惨烈。

“所以,大豆压榨企业需要全方位的衍生品工具来管理面临的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周猛说道。

利用豆粕期权管理销售风险

据记者了解,当前以油厂和压榨厂为代表的现货企业运用衍生品的套保模式开始转变,从原来使用单一的期货工具,到根据自身需求构建期货、期权组合,更灵活、多样地实现风险管理。

“2018年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及非洲猪瘟疫情影响,国内豆粕价格处于高波动状态。供需两端的不确定性,为油厂进行稳定的生产经营带来挑战。”周猛介绍道。

过去一段时间,当下游需求疲弱,豆粕销售进度滞后于豆粕生产进度时,企业豆粕库存量增加,面临价格下跌风险;当下游需求改善,豆粕生产进度滞后于豆粕销售进度时,企业豆粕库存量减少,面临价格上涨风险。对于油厂而言,在豆粕价格波动加剧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地进行豆粕库存管理是企业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在了解到中垦国邦的风险管理需求之后,公司即积极和其接洽,讨论利用豆粕期权市场进行风险管理的必要性。”一德期货分析师曹柏杨说道。

曹柏杨介绍到,2019年9月份,国内豆粕价格出现回调,下游企业提货及采购豆粕速度加快,中垦国邦长春大豆科技有限公司在豆粕销售过程中,面临豆粕生产进度滞后于销售进度的情景。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油厂已经锁定向下游的销售价格,因此面临豆粕价格上涨的风险。故考虑买入豆粕看涨期权合约,为进一步降低策略权利金,公司在持有看涨期权多头的同时,做空较高行权价格的看涨期权,使得策略整体成本处于可接受范围。

据介绍,2019年9月6日M2001价格回落,公司选择进场建仓对现货头寸进行保值管理,当日M2001结算价格为2898元/吨。买入1000手M2001-C-2900看涨期权,锁定1万吨豆粕销售合同的价格上涨风险,同时为降低权利金水平,当天卖出600手M2001-C-3000看涨期权和600手M2001-C-3050看涨期权。

10月11日,考虑到豆粕现货价格上涨和期权行权风险,该公司将期权组合向上移仓,卖出平仓1000手M2001-C-2900,同时买入平仓300手M2001-C-3000,买入开仓700手M2001-C-2950,卖出开仓500手M2001-C-3100。当日M2001结算价格为2974元/吨。

10月18日在豆粕现货销售完毕后,公司本次套期保值任务基本完成,结合生产销售进度,决定降低期权仓位,买入平仓200手M2001-C-3000,卖出平仓200手M2001-C-2950。当日M2001结算价格为3060元/吨。

10月21-22日,为降低持仓风险,在完成套期保值目标后,公司继续买入平仓100手M2001-C-3000,卖出平仓500手M2001-C-2950,买入平仓600手M2001-C-3050。

11月19日决定将剩余持仓平仓,买入平仓500手M2001-C-3100,当日M2001结算价格为2890元/吨,项目整体完结。

“最终,试点项目中资金总占用为250万元,其中初始期权组合的权利金净支出为26.57万元,保证金占用为222万元。” 曹柏杨说道,项目过程中无追加保证金情况存在,至项目结束,期权组合总体盈利46.23万元。

豆粕期权成为大豆压榨企业的利器

“本项目利用期权这一新兴衍生品工具帮助国内龙头压榨企业成功完成库存管理计划。”周猛说道,项目运行中,期货公司期权团队深入了解压榨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后,提供有针对性行的期权交易策略供压榨企业参考;压榨企业依据自身经营情况、资金实力、人员配备、风险承受力,选择合适的保值策略,并严格执行交易指令和风控计划,获得较为理想的保值效果和额外收益。

通过此次案例可以看出,豆粕期权已经成为大豆压榨企业管理风险的一道利器,具有多方面的比较优势。

从策略所需资金规模来看,传统期货套期保值与场内期权套期保值之间存在较大差异。中垦国邦在对10000吨豆粕现货头寸进行价格风险管理时,使用期权组合所需权利金净支出约为26万元,保证金约为222万元。若使用传统期货套期保值策略,在20%保证金水平下,所需资金规模约为600万元。

持仓风险方面,中垦国邦试点项目运行初期,豆粕M2001价格最低回落至2810元/吨,风险处于可控范围,无保证金追加风险。若相同交易时间段内使用期货对10000吨现货头寸进行买入套期保值,则当M2001跌至2810元/吨附近时,期货持仓的浮亏可达80万元以上,其持仓风险远高于期权组合。

“所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利用豆粕期权进行风险管理。” 周猛表示。一方面,压榨企业可以利用场内期权稳定企业生产经营,规避豆粕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期权多样化的组合策略可降低套保成本,提高企业资金使用效率;另一方面,相比利用期货进行豆粕价格风险管理,试点项目体现了期权组合面对持仓风险时的独特优势。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