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新基建“新”在何处?

疫情冲击下,基建稳增长再被热议,先有专家学者提议,后有资本市场热捧,媒体统计出的“25万亿”这一巨量,让市场嗅到些许“4万亿”的味道。有拍手称好者,也有保守者提出疑虑:在地方政府债务高企下,基建投资拉动这条“老路”还能走得通?

上述疑虑非但不无道理,且是基建投资切实存在的问题。以至于此次将推出新一轮大规模基建消息一出,便有“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的调侃。但实际上,“铁公鸡”式的基建已迭代进化,即将开启的这一轮基建,从政策背景、发展逻辑到具体项目落地都已不同往常,是谓“新基建”。

新基建关键在于“新”,新在何处?

从政策背景来看,新基建实施将更偏重于“稳”,实施过程将更加精耕细作,粗放式大干快上再无可能。早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就对新基建有所提及,彼时明确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定位。随后“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被列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提出,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值得一提的是,自2018年7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提“六稳”以来,纵观近两年高层会议,“六稳”贯穿始终,新基建作为稳投资的重要方面,在其他拉动因素受到冲击时,或将进一步加速发挥“稳定器”作用。

新基建着力的新范畴和领域在历次会议中已基本被明确,主要可归为“高技术”和“补短板”两类,前者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要依靠的最重要引擎,大力发展高科技已成为全社会共识;后者与民生息息相关,是“百年目标”的题中之义。近年来,5G商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快速发展,且仍处于加速阶段,智慧城市、数字经济、教育、医疗等多点开花,将资源向这些活力充沛的行业倾斜,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将迸发更强的生命力。

考虑到当下的经济环境,新基建的投入方式或许也将发生改变,资金成本和效率将被更严格地核算。“4万亿”投放的2008年,中国GDP不过30万亿,如今已是百万亿量级,资金边际效应递减是不争的事实。此外,土地财政降温,隐形债务严控,财政压力的加大和去杠杆的大环境更要求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2018年基建投资低速增长、2019年回升乏力便是受此影响。如今新基建要发力,资金来源如何寻得,需慎重考量。

责任编辑:赵彬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