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沙特与俄罗斯互不让步 油价博弈如何收场?

韦进深表示,“俄罗斯财政收入严重依赖能源行业的状况并未发生根本变化,石油资源开采税和原油出口税是俄罗斯最重要的两个税种。提高石油产量可以部分弥补因油价下跌造成的收入减少。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俄罗斯国内财政支出和石油公司收入是以卢布计算的,卢布贬值可以对冲石油美元收入的减少,缓解俄罗斯财政收入减少的压力。”

一场久违的石油价格战,再一次把全球石油领域的两大巨头俄罗斯与沙特推到了聚光灯下。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由于未能就产油量的削减达成一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实际领头羊沙特,率先通过“薄利多销”的手段,挑起了价格战。周一(9日),油价骤然下滑30%,再加上当前全球正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抗击关键期,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震。

俄罗斯央行10日宣布两项决定:一是自当天起面向俄国内市场预售外汇,这一预售将持续到俄开始定期出售“国家福利基金”所储存的外汇时为止;二是俄央行决定向俄银行系统注入5000亿卢布(约合70亿美元)。

之后两日油价有所反弹,截至11日晚上8点,布伦特原油价格徘徊在35美元/桶,WTI原油价格则在33美元/桶上下。

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韦进深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应对低油价对财政收入造成的影响,俄罗斯并不缺乏经验,“目前来看,俄罗斯很有可能重复2014年石油价格暴跌时的做法,即提高石油产量扩大出口和采取灵活的货币政策。在这一缓冲机制的保护下,短时期的低油价对俄罗斯影响并不大。”

  三大原因不减产

在6日的欧佩克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联合部长级会议上,按照新的减产计划,俄罗斯每天需要减产150万桶,但俄罗斯表示最多只能减产100万桶,各方因此未能达成一致,新的减产协议宣告破裂。

对于俄罗斯此次不同意继续减产的原因,韦进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主要有三点原因:“首先是俄罗斯对国际石油市场上供需情况的研判。”回溯历史,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时,在未与OPEC达成减产协议的情况下,俄罗斯选择提高石油产量来弥补因油价下跌造成的收入减少,并在2015年石油产量达到几年来的最高水平。2016年,俄罗斯与OPEC达成减产协议,石油价格趋于稳定。“俄罗斯认为维持目前的石油产量是符合市场上的需求的,没必要在现有基础上额外减产。当前因疫情造成的需求减少是暂时的,不会影响市场上的长期需求。”韦进深说道。

其次,他表示,俄罗斯方面认为有能力应对国际油价下跌造成的冲击。“2014年世界石油价格暴跌时,俄罗斯采取了提高石油产量和卢布贬值的应对措施。”他说道,“在国际石油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俄罗斯维持了经济的平稳运行。因此俄罗斯并不担心因市场上需求的减少而造成的油价下跌。”

第三,韦进深强调,主要是俄罗斯认为,额外减产对稳定石油价格作用有限,“即使与OPEC达成额外减产的协议,减少的产量会被其他产油国提高产量而抵充,俄罗斯白白损失了市场份额。”因此,综合上述原因,俄罗斯此次没有选择与沙特步调一致。

当沙特国有石油公司、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商沙特阿美(Saudi Aramco)10日发布公告称,4月原油供应量将达到1230万桶/日,即计划在最大持续产能1200万桶/日的基础上再增产30万桶/日时,俄罗斯也没有退却。该国能源部长诺瓦克随即宣布,俄罗斯有能力将日产量提高50万桶/日,这使该国的原油日产量达到创纪录的1180万桶,与沙特旗鼓相当。

韦进深表示,“俄罗斯财政收入严重依赖能源行业的状况并未发生根本变化,石油资源开采税和原油出口税是俄罗斯最重要的两个税种。提高石油产量可以部分弥补因油价下跌造成的收入减少。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俄罗斯国内财政支出和石油公司收入是以卢布计算的,卢布贬值可以对冲石油美元收入的减少,缓解俄罗斯财政收入减少的压力。”

  俄罗斯全面应战

俄罗斯总统普京10日发表讲话说,俄罗斯可以从容度过石油市场动荡时期。诺瓦克也表示,俄罗斯石油市场拥有可靠的资源基础和足够的资金储备,能够应对可以预见的油价波动,并能保持在世界石油市场上的竞争性。

作为这场价格战的当事人之一,俄罗斯金融市场也没能躲过这场腥风血雨。受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影响,俄罗斯卢布汇率上周末大跌,创下近4年新低。9日时,美元对卢布汇率一度涨至1比74.9,至截稿时有所回落,维持在比71.5一线。

俄罗斯财政部也在第一时间表示,若是油价一直停留在每桶42.40美元以下的水平,它或将开始抛售外汇,抛售规模以能使预算保持平衡为准。

作为俄罗斯石油财富储备的国家福利基金截至3月1日资产规模已增至1500亿美元。该基金的前身为俄联邦稳定基金。2008年经济危机后,俄政府决定将稳定基金拆分为储备基金和国家福利基金,政府依靠储备基金支持经济发展、执行财政预算,2018年储备基金停止运行。目前,俄政府将油气领域超额收入放入国家福利基金,该基金发挥着“安全气囊”的作用。比如在民生领域,国家福利基金主要用于提高退休金、社会补助;在资金投放方面,国家福利基金一般有针对性、有目的地投放市场,主要集中在俄国内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

财政部在10日的公告中表示,当前国家福利基金的规模“足以应对油价在每桶25~30美元水平持续6~10年时间给俄罗斯财政收入带来的损失”。

  博弈如何收场?

在韦进深看来,俄罗斯和沙特都是世界上有重要影响的石油生产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上大打价格是谁也不愿意发生的。“经过一番博弈之后,俄罗斯和沙特一定会通过谈判达成新的协议。”韦进深说道,“事实上,俄罗斯高度重视与沙特的合作,OPEC+机制被俄罗斯视为最重要的能源合作机制之一;对于沙特来说,美国的新能源革命对传统石油生产造成的冲击远比俄罗斯提高石油产量影响要大。在这方面,俄罗斯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因此,他相信在原来的减产协议到期之前,沙特和俄罗斯将就新的减产方案会达成一致意见。

当地时间10日,诺瓦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日国际油价崩盘主要是由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宣布大幅下调石油售价并提高产量所引发的,“而国际油价恢复平稳,需要数月时间。”他强调,虽然各方没有就石油减产达成一致,但是OPEC与OPEC+的合作仍可继续;如有必要,各方能够重新就石油产量问题达成一致。

当地时间11日,俄罗斯能源部将与俄罗斯石油企业会面,讨论与OPEC的未来合作关系等问题。这次会议可能会引发关于是否恢复与OPEC合作的争论。

在一众俄罗斯油企中,俄罗斯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一直以来都是减产协议的最大反对者,该公司认为,减产让美国的页岩油抢占了更多的市场份额。其他石油企业尤其是俄罗斯第二大石油生产商Lukoil,则一直对与OPEC之间的合作保持积极态度。

“俄罗斯的做法有自己的考量,一方面,俄罗斯有可能试图获得OPEC+机制的主导权,而不愿意仅仅扮演一个接受者的角色。俄罗斯希望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获得采纳。”韦进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另一方面,目前的低油价对俄罗斯的影响并非致命,俄罗斯有一整套应对石油价格下跌的‘缓冲机制’。”

据悉,OPEC与OPEC+下一次会议将在5月或6月举行。

责任编辑:赵彬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