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原油等大宗商品都在跌跌跌 为何铁矿石价格仍高企不下?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叠加沙特发动的原油价格战,国际油价跌至“30美元时代”。原本与之具有较高正相关性的铁矿石价格,却仍处于高位。

自3月以来,62%铁品位的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一直在90美元/吨附近徘徊。

3月11日,该指数为89.4美元/吨,与2月初约80美元/吨相比,上涨约12%。

原油和铁矿石是全球两种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它们的价格走势具有较高的正相关性。

吴氏资产研究员张娟娟曾撰文称,原油和铁矿石价格除反应各自基本面外,均与宏观经济走势和市场氛围等因素相关,且因为油价在海运成本中的比重较高,所以海运费走势和油价走势基本一致。海运费是铁矿石成本的一部分,油价的上涨使得铁矿石成本增加,从而影响铁矿石价格。

近期,下跌的不止是原油价格,有色金属、钢材等多种大宗商品均在下跌。

那为何铁矿石价格仍表现强劲?原因之一是,中国钢厂对铁矿石的需求依然旺盛。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铁矿石指数经理王杨雯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3月以来,中国钢厂陆续开展检修,日均铁水产量小幅下滑,但中国国内整体矿石需求没有明显调减,钢厂高炉运行率仍在较高水平,涉及减产的主要在电炉方面。

标普全球普氏的统计显示,目前中国钢厂的高炉运行率已逾75%。春节前,这个数字为80%。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对其会员企业进行的统计,截至2月21日,其会员企业开工率达到96%,长流程钢铁企业基本都在保持生产。

长流程钢铁企业,指的是工序包括从原材料铁矿石选矿、配矿、混矿,到高炉冶炼,最后出铁炼钢的钢企,一般包括炼铁水的工序。

根据中钢协数据,中国大部分钢厂属于长流程钢厂,它们生产的粗钢占全国九成。

涉及减产、停产的电炉钢厂,属于短流程炼钢,由废钢融化炼钢,没有炼铁工序。中国电炉钢厂的数量占比较小,主要在湖北、四川、重庆、广东、浙江等省市。

中国钢厂开工率和高炉运行率逐渐恢复,又赶上原材料生产商遭遇恶劣天气影响,这最终导致铁矿石价格维持高位。

中国进口铁矿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淡水河谷。

近期,澳大利亚受到飓风影响,影响了必和必拓、力拓的发运;淡水河谷也遭遇了暴雨影响。

力拓在2月下旬发布声明称,由于基础设施遭到飓风破坏,将全年的发运计划下调了600万-900万吨。

淡水河谷亦在2月11日称,调低一季度铁矿石发运量,比原计划减少了约500万吨。

中钢协称,部分矿商下调一季度产量预测的消息,使市场担忧短期矿石供应可能存在缺口,推动了节后铁矿石价格上涨。

王杨雯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和一个月前相比,目前巴西和澳洲的铁矿石供应没有明显改善,仍处于低迷状态,不断有发运延迟、港口关闭的消息传出,供应量甚至低于去年淡水河谷矿难时期。

“随着国内对疫情的控制,市场对4、5月的期待值很高,此消彼长,铁矿价格很难下来。”王杨雯说。

王杨雯称,现在令人担心的是欧洲和日韩市场的铁矿需求。这两个市场逐渐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的调研,韩国已有钢厂关闭部分车间进行消毒;2月,日本最大钢铁企业新日本制铁公司发布了减产计划。

“目前,欧洲使用铁矿的地区还未受到影响,欧洲热卷2月利润刚刚上涨,现在成了未知数。”王杨雯称。

根据中钢协3月5日发布的数据,国内重点钢企2月粗钢日产为186.2万吨,环比下降5.44%,同比下降了4.1%。

中钢协称,这是受到疫情影响所致,随着疫情的逐渐好转或结束,预计钢材需求将从二季度起逐步回升。

(文章来源:界面)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