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新型冠状病毒重挫中东石油市场

新年后,作为中东地区代表的阿曼原油价格就从1月份的最高值下跌了逾16美元/桶,市场对中国经济前景至全球GDP增速的担忧投射至大宗商品与金融市场,导致2020年阿曼原油价格的预测陷入混乱。

受伊朗将军索莱曼尼遇袭身亡的影响,迪拜商业交易所(DME)的阿曼原油涨至每桶70.45美元的高位,但至2月4日,该产品价格跌至54美元/桶左右,为2019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

2

图为DME阿曼原油价格走势图

此前,据彭博社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已经令中国三分之二的GDP停摆。经济学家预计,近期内该病毒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将比SARS疫情更大。SARS疫情使2003年中国GDP增长率大约下降了0.8个百分点。

受疫情影响,亚洲最大的炼油厂国企中国石化将2月份的炼油产量削减了约60万桶/日,相当于其平均日产量的12%左右。英国石油公司表示,中国的总体需求已经下降了约100万桶/日,而需求的持续减少将对2020年的石油需求增长产生重大影响。

布伦特原油/阿曼原油价差反转

“由于OPEC+减产与伊朗受制裁,轻质低硫原油过剩,较重原油相对短缺,导致阿曼原油与北海布伦特原油之间的价差从2019年到2020年一直在收窄。在2010年代中期,布伦特原油/阿曼原油的价差平均约为3美元/桶,但页岩油对国际市场的冲击在2019年第四季度将价差推至负值。” 迪拜商品交易所能源产品主管Paul Young表示,由于中国以及广泛亚洲市场的贸易大幅下滑对中东原油的打击更大,布伦特原油/阿曼原油价差已经从1月份的平均-0.70美元/桶升至2月份头几天的+0.80美元/桶。

布伦特原油与阿曼原油价差

据了解2019年,沙特阿拉伯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平均约为167万桶/日,俄罗斯以155万桶/日紧随其后。中国以超过1100万桶日/进口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Paul Young认为,中国各地交通封锁已经对石油需求产生了广泛影响,包括主要的运输燃料汽油、柴油和航空煤油,而石化行业的石脑油需求则受到工厂关闭的影响。

市场结构

此外,他表示,自2017年以来,中东原油市场基本上处于滞销状态,因此,即期装船桶数价格高于远期装船桶数。正常需求加上OPEC+组织的严格减产,自去年9月以来,阿曼原油前月(M1)减后面月份(M2)的价差扩大至1.00—1.50美元/桶。但在2月初,两者价差(4月合约—5月合约)已跌至约0.20美元/桶。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已下滑至远期升水状态,4月成交价格低于5月。

DME阿曼原油前面月份(M1)减后面月份(M2)的价差

“远期曲线也变得十分平坦,短端曲线最为陡峭,价格下滑最大。” Paul Young举例说,今年1月,前交易月份合约(3月合约)和12月合约之间的差价约为6美元/桶,但新的前交易月份合约(4月合约)和12月之间的差价目前低于2美元/桶。截至2月4日,今年剩余时间内的远期价格平均约为53美元/桶,而多数银行和分析师预计,2020年的平均远期价格将超过60美元/桶。

DME阿曼原油远期曲线

“虽然冠状病毒事件以前曾以SARS和MERS的形式出现在我们身边所以不完全是黑天鹅事件,但可以被视为是一只灰天鹅,而2020年的石油前景已经因此陷入混乱。”他进一步表示, 石油并不是遭受重创的唯一燃料,随着普氏日韩指标(JKM)亚洲基准指数在2月初跌至历史最低水平至约3.5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本来已经供过于求的液化天然气市场被推至创纪录低点。

责任编辑:孙亚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