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140亿美元!桥水基金豪赌做空欧股 不过旗舰基金今年巨亏20%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已建立140亿美元空头头寸,押注欧洲公司股票因新冠疫情恶化而持续暴跌。

桥水做空公司中,法国最多有16家,持仓52.4亿美元,其次是德国有12家,仓位48.8亿美元,荷兰和西班牙各有5家,仓位分别为17.2亿美元和1.1亿美元,意大利3家,仓位8.55亿美元。这些国家都是疫情较为严重的欧洲国家。

目前尚不清楚桥水基金是对欧股下跌的直接押注,还是更广泛对冲策略的一部分。2018年桥水基金也进行过类似的押注。

不过上述押注不足以让桥水旗下主要基金免受巨额亏损,旗舰基金Pure Alpha Fund II今年巨亏约20%,知情人士称亏损主要是股市多头仓位和国债空头仓位所致。

因新冠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近一个月来风险资产暴跌,美股上演“史上最快牛熊转换”,欧洲斯托克50指数今年大跌逾30%,国债等避险资产则大涨。

延伸阅读:

疫情冲击全球对冲基金业:桥水巨亏 ESG成黑马

上周美股经历了魔幻的一周,在经历暴跌、熔断、暴涨后,三大指数最终以超过8%的周跌幅结束了动荡的一周。

近期如此跌宕的行情让投资者狼狈不堪,传奇对冲基金桥水也没能幸免。桥水基金的掌舵人达里奥(Ray Dalio)表示,桥水基金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中显得准备不足,基金主要策略失效,导致股票、债券、大宗商品仓位出现亏损。

“我们还不知道如何解读疫情的影响,因而在疫情中的交易中没法保持优势,因此我们能做的也不多,只能坚持自己原来的仓位。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应该全面降低仓位风险。”达里奥说,“我们很失望,因为我们本应该像2008年那样赚钱而不是赔钱。”

达里奥懊恼没有提前降低仓位风险

3月上旬(截至12日)以来,桥水旗下的主基金Pure Alpha Fund II亏损了约13%,加上今年前两个月8%的亏损,目前桥水的亏损超过了20%。这也是疫情引发的市场崩盘对对冲基金行业造成影响的一个缩影。据知情人士透露,桥水本月的大幅亏损主要是因为股市多头仓位及国债空头仓位所造成,不过桥水早前已买了股指看跌期权,应该有有助于减少损失。目前,桥水尚未公布其看跌期权的仓位。

今年的业绩亏损也令桥水陷入了业绩低谷,相比之下,2008年的金融危机则是桥水的高光时刻。

桥水基金管理着大约160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约有一半资金使用Pure Alpha宏观战略管理。Pure Alpha策略通过预测宏观经济趋势,积极交易大量相关性较低的债券、货币、股指和大宗商品头寸,避免投资于单一市场所造成的价格大幅度波动。这种策略在2008年被证明效果卓然。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标准普尔500指数暴跌了37%,当时达里奥预测美联储将会采取超宽松利率政策提振经济,在预期利率走低的背景下桥水基金大肆买入美国国债、卖空美元,以及买入黄金和其他大宗商品。在2008年大部分基金普遍出现大亏的情况下,这些交易为桥水带来了近10%的收益率。

桥水基金在Pure Alpha策略的主导下,2010年和2011年分别创下了45%和25%的高收益,之后便开始陷入了收益率无法突破前高的困境,自2011年以来的年化收益率仅为3.8%,不仅在去年输给了元素资本管理公司和都铎投资公司等对冲基金同行,还输给了美股大盘。2019年也因旗舰基金Pure Alpha II出现亏损而导致全年收益率几乎为零。

另辟途径寻得收益

相比之下,也有部分对冲基金在这次的疫情冲击中有所斩获。截至12日,规模55亿美元的对冲基金Chenavari Investment旗下的动态信贷周期基金今年的收益已达到70%,该基金主要通过使用信用违约掉期等衍生工具押注公企业偿还债务的能力。

因为疫情的影响,信贷市场的波动性大幅升高,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包括航空公司、旅行社和零售商,这些企业的现金流受阻,企业杠杠比例上升,这也导致以欧元标价的企业高收益债券利差大幅扩大,并在12日飙升至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疫情爆发的过去三周里,这些高收益债券利差几乎翻了一番。

Chenavari Investment押注信贷市场波动的策略被证明在这一时期特别有效,该基金的创始人兼CEO佛利(Loic Fery)表示:“我们一直期待这一段时间内部分信贷市场的利差会扩大,新冠肺炎无疑是信贷市场波动的主要驱动因素,而且还很可能会引发信贷市场的周期性衰退。”

ESG基金异军突起

虽然这次的市场低迷让不少对冲基金惨遭滑铁卢,不过也有一批专注于环境、社会和政府投资的ESG主题基金成为这次疫情中的黑马。

上周流入ESG基金的资金净流入达到14亿美元。截至12日,在全球2800多个ESG主题基金中,大约有400多只基金取得了正收益率,其中有45只基金的收益率在10%以上。而表现最为出色的是Martin Investments Eco Investing和Ari Global Opportunities这两只基金,因大量押注医疗保健、医药和科技股,今年盈利已超过40%,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赢家往往是少数,在这2800只ESG基金中,今年的平均收益率还是-12.2%,同期的标普500指数则下跌了23.2%,其中Parnassus Core Equity作为美国最大的ESG基金,资产规模约为170亿美元,今年已亏损21.2%。

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ESG基金在疫情中的出色表现可能与其主题的长期成长性有关。近年来,专注于环境、社会和政府投资的基金市场份额纷纷扩张,自2015年以来新成立的ESG基金就超过1000多家。

可持续发展基金在股市低迷时期的表现往往要好于传统股票基金。在截至3月10日,晨星追踪的303只基金中,有超过100只ESG基金的收益率排名在前25%,只有30多只ESG基金收益率排在倒数25%。

ESG基金的基金经理可以利用ESG因素来限制其投资组合中的风险,而且通常会重仓科技股和医疗保健股,很少持有航空、化工、燃料股,因石油价格自1990年的海湾?战争以来已经大幅下跌,石油公司股价的暴跌以及邮轮潜在的污染风险并不符合ESG所追求的投资规则。今年表现最佳的ESG策略中就有押注微软、医疗器械巨头Becton Dickinson和Thermo Fisher Scientific等医疗、科技股,疫情的爆发令更多人在家中办公并在网上寻求健康咨询。

ESG基金的投资哲学恰好成了他们在这次疫情中避过一劫的法宝,像嘉年华、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和挪威邮轮这几家大型的邮轮公司股价今年都因为新冠肺炎而出现暴跌,而从澳洲航空到美国航空等各大航空公司也因客户需求大幅下滑而市值大幅缩水。(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