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产业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或债务重组!这家美国页岩巨头快撑不住了

油价暴跌之下,早已千疮百孔的美国页岩油企业迎来了又一次生死考验。

一边是巨额债务的压迫,一边是持续走低的油价,双重打击之下,众多美国石油企业呈现出摇摇欲坠之势。

刚刚,又一美国页岩巨头被媒体爆出或面临债务重组。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已向债务重组顾问寻求帮助。这也意味着,在油价暴跌之下,这家页岩油气企业已经快扛不住了。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如今的发展态势,这或许不是唯一一家被油价重压的油气企业。

美国页岩巨头撑不住了

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成立于1989年,在美国页岩气革命中曾立下诸多战绩,是重要领军企业之一。

作为美国独立油气公司的典型,该公司依靠自身技术在美国发现了大量非常规油气新储量,从一个初始投资仅五万美元的小公司一跃成为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第十一大石油和天然气液体生产商。

近年来,公司业务开始向石油领域倾斜,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9年该公司至少将80%的支出投向石油领域,去实现迟到的“石油梦”。

据了解,在2019年,该公司的石油产量占油气总产量的26%,来自石油的收入达到一半以上。

然而,突然的业务转变却让公司在2020年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压力。

实际上,早在油价暴跌之前,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就有近90亿美元的负债。

而暴跌的油价为公司又带来一次沉重的打击。

在过去三周中,该公司股价下跌50%以上,今年迄今为止累计下跌79%,单单周一该股的跌幅就超过30%。

根据美国路透社报道,日前,该公司已向债务重组顾问寻求帮助,或将成为首家被油价暴跌压垮的美国大型能源公司。

有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该公司已经聘请了比较擅长债务重组的世界顶级律师事务所Kirkland & Ellis LLP的重组律师和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 & Co)的投资银行家,为债务重组做好准备。

公司运营情况表。图片来源:石油Link

油价暴跌之下,经营惨淡的美国石油企业   

近日,美国页岩油亿万富翁、现任总统挚友哈姆(Harold Hamm),一举将沙特告上了美国商务部,控告其“非法”向全球市场倾销原油。

暂且不论控告结果如何,美国页岩油气行业的窘境却是一览无余。

实际上,同切萨皮克能源公司一样,众多石油公司早在油价暴跌之前,就被能源债务的“梦魇”围绕。

根据穆迪等机构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北美油气公司在未来四年面临2000亿美元的到期债务,其中仅2020年的到期额就高达400亿美元。

目前,除了切萨皮克能源公司,惠廷石油公司、响尾蛇能源公司等在内的数十家债务累累的美国页岩公司也面临财务难题。

而持续暴跌的油价则令局面急转直下。

实时消息显示,目前,WTI、布伦特原油纷纷跌至30美元以下低点。

根据测算,美国的页岩油平均收支平衡价格在40美元/桶以上。

在此形势下,多数美国页岩油公司面临着油价低于生产成本的尴尬局面,如今,美国钻探的大多数页岩油井都将无利可图。

实际上,根据彭博社报道,仅有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和Crownquest五家页岩钻探公司钻探新井可以保持31美元/桶的WTI利润。

受此影响,多家油气公司的现状并不乐观。

其中,中型石油生产商Apache、Devon、Murphy Oil已决定削减三分之一的预算。

美国最大的页岩油生产商之一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上周宣布无法按期支付28亿美元股息,已无法在不增加额外债务的情况下继续投资以维持现有产量。

美国先锋自然资源公司CEO 甚至在3月10日对华盛顿邮报表示,“未来12个月,我们将面临许多企业破产和成千上万的裁员,未来两年可能会有50%的页岩油勘探和生产企业面临破产”。

生存还是死亡是一个新的命题 

如今,油气生产者们面临有史以来最为严峻的形势。

但根据一些分析人士透露,这还未到达市场底部阶段,即将到来的四月将成为油气行业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个月份。

一边是沙特、俄罗斯启动最大幅度的增产,一边是新冠病毒肺炎引发的石油需求锐减,面对供需两端的双重打击,油价在跌跌不休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而根据目前供需两端的发展形势,这一局面还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其中,在供应端,上周沙特能源部指示沙特阿美将公司的最大可持续产能从1200万桶/日增加到1300万桶/日,这是沙特十余年来首次提高极限产能。

阿美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纳赛尔(Amin Nasser)对此做出积极回应,4—5月都将维持在提升后的产能水平,对30美元/桶的油价非常满意。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不甘示弱,其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俄罗斯同样可以将其石油产量短期内提高20万至30万桶/日。

而反观对需求端造成严重影响的新冠病毒肺炎,目前的形势更是不容乐观。

根据实时数据,目前,国外疫情累计确诊数量已达到13.7万人,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伊朗等多个国家已迎来了疫情大爆发期。

这也意味着,受此影响,石油公司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死考验。

除了美国页岩油巨头们的日子不好过之外,全球油气公司们形势普遍严峻。

根据Rystad Energy的一项研究显示,欧洲约有20%的中小型油服公司(主要隶属英国或挪威),超200家企业将面临破产。

而将目光收回国内,面对低油价,中国最大油气田——长庆油田首先采取行动,进一步削减成本。

在3月16日,油田制订了《2020年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实施方案》,在2019年控降32亿元的基础上,2020年继续控降。

毋庸置疑的是,降本增效又将成为未来众多油田很长一段时间的任务。

自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残酷的市场并没有给石油企业们留下喘息的机会,一个行业寒冬又在猝不及防中大张旗鼓的来临了。

生存还是死亡,成为全球石油企业们面临的又一新命题。 

责任编辑:李国雷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