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我国大豆不存在供应短缺问题

近期,国际大豆和豆粕市场出现较大波动。专家认为,疫情冲击是部分国家对大豆供应预期趋紧甚至恐慌的主要原因,并非国际市场大豆供需失衡所致。目前,我国大豆供求基本保持平衡,不存在供应短缺问题,但需要警惕国际资本炒作大豆等大宗农产品,引发大豆价格大幅上涨,最终影响我国大豆供应。

继巴西、阿根廷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出现封港和罢工等传言引发国际大豆和豆粕市场出现较大波动之后,近日又传出了俄罗斯将在6月份前暂停对中国出口大豆的消息。

我国是大豆主要消费国和进口国,大豆对外依存度高。国际大豆市场出现的一系列变化会不会影响我国大豆供应,进而影响国内肉食品和食用油价格?专家认为,疫情冲击是部分国家对大豆供应预期趋紧甚至恐慌的主要原因,并非国际市场大豆供需失衡所致。目前,我国大豆供求基本保持平衡,不存在供应短缺问题。

专家认为,当前更需警惕国际资本炒作大豆等大宗农产品,引发大豆价格大幅上涨,最终影响我国大豆供应。

国内大豆供求基本平衡

位于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川店镇的湖北峪口禽业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家禽育种企业,今年生产经营颇为艰难。国内疫情发生初期,因交通封堵导致饲料供应紧张,在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之后,全球疫情蔓延又导致豆粕现货价格上涨,公司面临着不小的成本压力。该公司副总经理关伟达说,为了维持正常生产经营,公司现在积极采购豆粕,避免断货。同时,寻求平时供应量大、信誉好的供应商提前备货,以便锁定价格。

“受市场预期影响,3月份至4月份进口大豆到货量少、油厂开工率低、豆粕需求增加,国内豆粕现货价格出现了上涨。”国家粮油信心中心首席大豆分析师张立伟说。目前,交通运输恢复正常,疫情对饲料行业的影响减弱。国内养殖业逐步恢复,饲料需求上升,国内豆粕成交量开始增加,下游企业提货积极,国内豆粕供应紧张。与此同时,全球疫情蔓延,特别是南美大豆主产区疫情蔓延,豆粕期货价格大幅上涨,国内豆粕价格也随之上涨。现在豆粕期货价格有所回落,但豆粕现货价格仍然居高不下。3月底,沿海地区43%蛋白豆粕主流报价为每吨3250元至3350元,每吨价格比去年底上涨了400元至500元。

张立伟认为,目前我国大豆供求基本保持平衡,能够满足国内蛋白饲料需求。大豆是主要食用油和豆粕的原料,我国进口大豆20%加工成豆油,80%加工成豆粕。从国内市场看,2019年国产大豆产量1810万吨,同比增加215万吨。从国际市场看,2019年我国大豆进口8851万吨,同比增加48万吨。其中,2019年从巴西进口5767万吨,占比65%;从美国进口1694万吨,占比19%;从阿根廷进口879万吨,占比10%。

从全球来看,大豆供应充裕。据美国农业部3月份预计,2019年至2020年度全球大豆产量3.42亿吨,同比下降4.7%;消费量3.5亿吨,同比增长2.1%;期末库存1.02亿吨,同比下降8.4%。尽管全球大豆产量和库存量都有所下降,但期末库存仍然处于历史第二高位。

疫情引发供应短期紧张

我国大豆自给率不足20%,主要依赖进口。目前,国内大豆市场与国际市场深度融合,国际市场波动向国内市场传导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

从进口渠道看,我国大豆进口来源地主要是巴西、美国、阿根廷等国家,近年来进一步拓展进口来源地,从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埃塞俄比亚等国家进口一部分非转基因大豆。张立伟认为,俄罗斯每年出口到中国的大豆约为80万吨至90万吨,俄罗斯限制大豆出口对我国影响不大。

“巴西大豆收获延迟叠加疫情影响,导致我国大豆供应吃紧。”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会长曹德荣说。巴西是我国大豆最大进口国,进口量占我国大豆进口总量的60%以上。受疫情影响,中国大豆进口企业担忧巴西当地公路运输及出货受阻,提前囤货意向增强,大豆价格上涨明显。在中国旺盛需求推动下,3月份巴西大豆出口再创单月新高。巴西外贸部发布数据显示,3月份巴西大豆出口装运1164万吨,同比增幅为127.3%,其中有800多万吨出口中国。预计4月下旬以后,进口巴西大豆到货量将大幅增加。

近期,阿根廷采取的防疫隔离措施导致大豆运输困难。尽管阿根廷谷物运输商可以“免于遵守预防性隔离措施”,但随着疫情发展,当地多座城市采取了限制交通和流动的措施,对输港卡车形成了较大影响。随着阿根廷逐渐进入大豆收割和运输旺季,若疫情继续发展,运输困难将进一步增加。

曹德荣认为,疫情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是暂时的。随着各国加强对疫情的科学防控,大豆正常的国际贸易和供应能够得到保障。需要注意的是,要防止投机资本通过诱导舆论、恶化预期制造行情,伺机炒作大豆等大宗农产品,推动全球农产品价格从结构性上涨转为全面上涨。

多措并举化解供应风险

大豆是贸易自由化程度较高的农产品,国际市场存在较多风险。曹德荣认为,我国既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又要防止过度依赖国际市场。今后应采取有效措施降低大豆进口依存度,减轻国际市场波动对国内大豆供应的影响。

应不断提高国产大豆产量。近年来,我国持续优化农业结构,通过实施大豆生产者补贴和轮作补助等鼓励措施,引导农民扩大大豆种植面积,我国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已经连续4年增长。不过,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单产约为每亩129公斤,远低于国外转基因大豆每亩320公斤至400公斤的单产水平。所以,亟需加快优质、高产大豆品种选育,逐步缩小与世界大豆主产国单产差距,提高农民种植收益,调动农民种植大豆积极性。

应积极扩大大豆替代消费。寻找豆粕替代品,对降低我国大豆需求有积极促进作用。据了解,双低菜籽粕、芝麻粕及高粱饲料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豆粕。同时,推广高效低蛋白日粮饲料技术,可以从根本上减少豆粕需求量。如果将豆粕在饲料中的比重由21%降至18%,就可减少豆粕用量约1100万吨,折合大豆约1400万吨。此外,也要加大其他蛋白质饲料资源的开发利用,以减少对豆粕的需求。

应继续推进大豆进口来源多元化。自2018年7月1日起,我国将印度、韩国、孟加拉国、老挝和斯里兰卡等国的大豆进口关税税率从3%调降至零。我国已先后开放贝宁、玻利维亚、俄罗斯全境大豆的市场准入,并开放了保加利亚、印度、俄罗斯、阿根廷、白俄罗斯、巴西、乌克兰等多国粕类产品的市场准入。这些措施有效拓宽了大豆进口来源和渠道。

在此基础上,要强化农产品全球供应链管理,进一步提高大豆等大宗进口农产品风险管理能力。在国际市场积极采购大豆的同时,探索建立商业调节储备机制,作为中央储备的补充,从而形成国储、商储相结合的储备体系。

责任编辑:李国雷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