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市场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历史性机遇!全球疫情催生产业链重构 国产替代按下快进键

全球范围新冠肺炎疫情依然蔓延,国际经济波动也正在持续,在大环境可以预见的至暗时刻之下,我们也依然能从缝隙中捕捉到阳光。

推进国产替代、抄底下游资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有的人正在贪婪。

每一轮经济周期切换之时,都是全球资源的重组机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经多方走访获知,当下不少企业已纷纷出手,抓住了产业链重构的历史机遇。如何利用好危机带来的战略机遇期,也成为每一位企业领航人需要把握和拿捏的问题。

到美国去拿订单

海外疫情仍持续升级的当下,四方达(300179)董事长方海江带领公司多名高管身处美国,正在积极推进和大客户的合作。

“公司原来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率不到5%。但从目前客户的反馈来看,疫情下公司增加市场份额的机会很大,核心原因是目前客户的生存压力更大了。”4月初的一日早间,方海江通过越洋电话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交流时说到。

主营超硬材料研发、生产、销售的四方达,目前主要产品应用于油气开采、煤田及矿山开采、精密加工等三大领域。这其中,被广泛用于油气开采领域的石油复合片产品,成为近年来助力公司业绩增长的“功臣”。2019年,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5.01亿元,同比增长33.05%,这其中,油气开采类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04亿元。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市场恐慌、经济预期下滑,导致国际原油价格近一个月来遭遇腰斩,而在方海江看来,这恰恰给四方达提供了重构市场竞争格局的历史性机遇。

“石油复合片占到油气开采钻头直接材料成本比例在60%左右。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后,下游油田开采企业对成本的关注程度更强了。同时疫情影响下,这些企业也要适当限产,间接成本会相应提升。目前四方达的产品相比国外竞品价格有30%左右的优势,但国外竞争对手目前产品毛利仅有30%左右,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竞争对手不可能再通过大幅降价来抢夺市场。”方海江提到,斯伦贝谢、哈里波顿、贝克休斯、国民油井四家石油复合片下游龙头客户都在美国,对该产品的需求占全球市场的比重超过70%。目前四方达已经通过其中两家的测试门槛,形成批量供货,目前主要是推进份额提升的问题。看客户哪些订单成本过高,公司可以趁此机遇形成替代。而另外两家企业,公司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在送样做测试性工作,目前正在沟通加快测试进度,帮助企业尽快用上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在近期发布的2019年年报中,四方达油气开采类产品的毛利率高达72.07%,同比上升了8.42%。

谈及公司产品毛利显著高于国外竞争对手的原因,方海江表示,这一方面得益于公司所在郑州地区的区域配套优势。作为我国历史悠久的超硬材料产业聚集区,这种无论从超硬材料研发效率、生产效率、生产能源供应以及包括生产设备配套完整度等方面都首屈一指。另一方面,公司近年来加大了对高端产品的研发,可以替代掉更多前期严重依赖国外生产的产品,这部分产品相对毛利率更高。

“对于下游客户来说,调整供应商是一项耗时较长且消耗资本较大的工作,这也是前期公司拓展市场份额不容易的原因。但本次疫情造成的石油价格下滑,倒逼客户不得不重新考虑成本问题,目前与四方达的接触更加积极主动。”不过谈及本次疫情的影响,方海江表示,由于目前整个石油开采行业是在下滑期,虽然公司市场份额有扩充的机遇,但对比市场订单总量的减少,整体带来的量是增是减目前还不好判断。

海外疫情对下游企业的冲击刚开始,即使国产替代顺利推进,真正放量还需要过程。而且这次油价是断崖式下跌,造成开采企业来不及反应,前期的储备还没消化完。对于下游客户而言,首先考虑的也是消化库存,再进行新的采购,所以整体疫情带来的替代效应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到结果。“不过,油价处于当前低位的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但市场份额一旦改变,就很难逆转了。所以长期来看,这对于四方达来说是利好。”方海江表示。

据方海江介绍,四方达此前60%的产品均主要出口到海外市场。其中油气产品主要市场以美国和俄罗斯为主,而精密加工产品主要以欧洲为主。从2019年以来,国产产品可以开始大范围在国内实现国产替代,因此也受到国内下游客户的关注。目前国内尚有很大部分下游企业还是用进口产品,这也是公司未来重点关注的对象。

国产替代迎机遇

在疫情影响下,国内市场上中国制造的国产替代效应,或相比海外市场更为突出。

近日先导智能(300450)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提及,公司少部分海外订单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有所延后。为应对海外疫情发展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公司自复工以来积极推进进口零部件的国产替代并维持合理库存。

“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疫情对业务影响不是很大。进口零部件在疫情时候已经紧急采购储备了很多,目前还够用。”在谈及公司是否会考虑运用国产产品替代进口时,先导智能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在目前情况下,公司也会考虑尽量用国内的产品,但在核心零部件替代方面可能“不好说”。

3月31日下午,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当日举行的线上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华为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已经全面恢复,短期内满足全球客户和合作伙伴的供应需求没有问题,但海外疫情仍在蔓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我们也不清楚未来疫情的发展趋势,供应商长期是否能确保供应,现在也很难预测。”

对于疫情下企业进口原材料是否会受到影响,公司是否会考虑国产替代的问题,国内一面板行业公司在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时称,关于供应链的情况,目前在特殊时期不太方便多说,但公司零部件、原料等产品的国产替代是在疫情前就一直在推进的。

“液晶显示屏是全球大产业链,所以在疫情造成全球市场供需受限背景下,这个行业的供应链感受会更加明显。”近年来在国内已成功实现对下游面板企业进口靶材产品实施替代效应的隆华科技(300263),成为本次疫情下的受益者。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e公司表示,近期下游客户已多次对企业追加订单,可以明显感受到下游需求的大幅增加。

“目前国产替代效应增量最明显的就是靶材产品,这其中ITO靶材表现突出。”隆华科技上述人士表示,国内应用的ITO靶材此前多进口自日韩,主要供应商包括日本的三井,韩国的三星等,进口比重达到90%,而国内产品市场占有率才10%不到。然而在近期日韩疫情升级背景下,当地企业一方面生产已受到影响,另一方面产品进出关检测时效性也开始变慢。与此同时,ITO靶材和其他靶材产品不同,日韩企业目前均没有在国内建厂,需要纯进口。这就造成国内面板企业面临供应缺口,也形成了国产替代的机遇。“虽然目前还不能具体量化,但对隆华科技而言,ITO靶材在这一次疫情后,初步测试能比疫情前单月需求量增加两三倍。”

其表示,ITO靶技术门槛较高,业内普遍认为是各种靶材中工艺难度最大的。目前国内能够实现国产替代的企业很少,能达到规模供应的更是屈指可数。目前包括京东方、华星光电、天马微电子等国内龙头面板厂商都已是公司客户,公司仅需要借此机遇提升市场份额,目前可替代的缺口还没有达到公司产能上限。

对于此前严重依赖进口的电子级氢氟酸产品而言,目前国内国产替代的机遇或也渐渐显露。

“当前国内下游半导体企业确实有反映目前从国外进口从时间、运输上已经出现问题,已出现国产替代的需求,但是因为国产替代过程比较漫长,短期来看不会对国内可替代企业有明显利好影响,但长期来看,会促进国内国产替代的加速。”多氟多(002407)相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提及。

作为氟化工行业龙头企业,多氟多近年来在高端半导体级氢氟酸产品方面市场拓展成效明显,近两年已成功进入韩国市场。

“目前公司在韩国的客户生产尚没有受到影响,企业都还在正常供货。而在国内国产替代方面,虽然相关机遇确实存在,但想进入下游供应商体系,从测产品,到设备管理体系等各方面测试周期至少需要一年时间,客户对产品品质的要求很苛刻。”上述多氟多人士表示,因为氢氟酸在整个半导体生产中的成本占比仅5%以内。如果这一部分产品出问题,整个100%的产品都面临报废。所以对氢氟酸产品稳定性要求很高。此外国内半导体企业多数是有国资背景的,近年来接触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对于民企的信任程度不高。如果要推进国产替代,下游客户不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都不会有把握去采用。所以这两个因素决定了公司在国内推进国产替代的道路并不容易走。

乘机抄底上下游

由于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动荡,不少行业面临压倒性冲击,但同时,一些企业或也迎来了抄底上下游,拓展产业链的佳机。

3月25日,国内最大肉制品加工企业双汇发展(000895)在交出2019年净利润创下54亿元历史新高的超预期成绩单的同时,也公告拟设立全资子公司从事餐饮项目投资和运营。

“去年末这个门店就开了,不过好像目前布局的不多。”在位于郑州市经三路的某运动品商场内,打着双汇品牌的“三文热狗”快餐店较为显眼。工作人员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店内采用的肉肠、鸡肉排等产品都是双汇制造的,正是双汇旗下的餐饮店。

记者留意到,受疫情影响,商场内人迹寥寥。虽已到午餐时间,但这家双汇三文热狗店鲜有人问津。不过在餐饮行业正值寒冬的当下,这家门店前却在显眼位置摆出了招聘信息牌,招聘人员从店员到店长,给予薪酬待遇每月3000元到6500元不等。

“成立专业的餐饮公司,是希望由专业人员来对专业餐饮渠道的食材进行开发,并对餐饮项目进行推进。”双汇发展相关负责人稍早前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由于公司刚刚成立,人员将逐步到位,具体内容还不方面细致透露。不过公司将加强餐饮方向的拓展,包括产品、渠道、项目推进,不排除有自设品牌餐馆的情况。

疫情之下无疑是餐饮业的寒冬,近日“餐饮店倒闭”的消息已不绝于耳。然而面对今年餐饮业的困境,木屋烧烤创始人隋政军3月初时就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疫情对一些企业是灾难,但对一些欲进入该领域的行业资本确实难得的好时机。进入3月下旬,餐饮业已经呈现出“有人加速离场、有人大肆抄底”的冰火两重天局面。而跨界进入民生相关的领域更是疫情之中不少巨头在做的事情。

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发生之初,“油老大”中石化即迅速反应,做起加油站“菜市场”,提出无接触、不下车,蔬菜鸡蛋带回家的服务模式,凭借线下超3万家加油站网点优势,瞬间成了“网红”。

此外,由于跨界销售螺狮粉的举动,上海通用五菱也一度登上微博热搜。不过对于五菱螺蛳粉何时正式上市一事,上汽集团和五菱客服工作人员均对记者表示:“不太清楚。”

上汽集团工作人员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五菱的宣传是比较到位的。五菱的主业还是汽车制造,毕竟(螺蛳粉)单价和汽车没法比的,我觉得更大的是一个宣传效应,就是‘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制造什么’。”

五菱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微博流传的螺蛳粉是3月23号上汽通用五菱的一个援鄂行动,将一定数量的口罩和螺蛳粉用于援鄂慰问。

针对近期频繁出现的餐饮业布局,某券商食品饮料分析师近日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此时抄底餐饮业是正确抉择。餐饮需求是硬性的,餐饮本身回本周期短,目前市场萧条的主要问题只是特殊时期资金周转困局而已。

疫情未阻出海布局

虽然当前海外疫情蔓延势头依然持续,但一些看准机遇的企业,依然加快推进了国际化的布局。

美东时间3月30日,联合国在纽约总部宣布腾讯公司成为全球合作伙伴,为联合国成立75周年提供全面技术方案。

“腾讯会议进入联合国打造了一个标杆案例,也是由于在疫情期间,举办线下会议不方便,提供了这样的需求契机。”谈及疫情以来公司相关产品受到的影响,腾讯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在疫情期间,包括办公协同、远程办公在内的公司多种产品应用都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这都得益于疫情期间,终端用户被迫关注到了这些产品,需求量大幅提升。

疫情期间,松炀资源(603863)也推进了海外拓展计划。3月初公司公告称,拟共同出资在新加坡成立松炀国际有限公司。

“在新加坡设立子公司事情确实是近期刚决定的,主要是为未来海外项目扩张做一个前期准备。”谈及公司此番布局新加坡的原因,松炀资源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表示,近年来国家对环保关注程度较高,同时公司所处行业现在国内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也是偏高的,如果国外市场可以降低一些成本,肯定是要考虑往外发展。

博威合金(601137)近日也公告拟在越南投资5000万美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建设年产31800吨特种合金棒、线制造生产线和2万吨特种合金带材成品制造生产线。对于此番投资,公司相关人士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疫情影响相对产业周期是短期现象,而对于公司而言,看的是长期投资,不会受疫情影响。

莱宝高科(002106)近日也公告,为满足海外业务发展需要,分别在日本和台湾地区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

“现在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所以有必要在台湾建公司。和客户加强沟通的同时,也是为公司未来发展加强一些技术。设立子公司是综合考虑客户、供应链、人才、材料等一系列因素,并非因为疫情。”莱宝高科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整个全球触控显示行业,发源企业基本都集中在日韩、台湾地区,包括上游原材料、关键设备、技术,再到人才等,日、台积淀要比大陆深厚。莱宝高科也表示,设立子公司更加便利于企业开展海外商务交流与合作,利用台湾子公司作为投资和合作平台,有利于公司适时开拓包括台湾地区在内的创新技术、产品导入、研发合作和投资机会,为公司可持续发展培育新的业务和利润增长点。

至暗时刻与进击脚步

2020在一个看不见的病毒影响下,全球进入魔幻节奏,从一开始国内的“封城”、“封村”、“封小区”,到如今全球的竞相“封国”。空无一人的街道是恐怖的,但在产业端我们也要看到无数伺机而动的心和甘当马前卒奔走呼号的老板。

疫情改变了所有人的节奏,同样“没有哪一家企业是不受影响的”,不得不说,在全球产业链中断的影响下,一些企业迎来至暗时刻。“今年春节以来市场生产经营环境越来越困难,先是春节后国内运输受限,上下游产业链难以衔接,企业生产资源供应不上,而在国内复工复产后,国外疫情又造成需求明显下滑,企业生产成本也早已被击破。”一铝行业上市公司旗下铝加工品出口板块负责人王洋(化名)称,就在与记者沟通当日,自己刚接到欧洲客户的电话,又一笔订单被暂时搁浅了。而目前,受国际铝价下跌影响,公司前期囤的铝原材料库存也已大幅贬值。高成本、低售价下,自己所供职企业无疑正承受着巨大压力。

如何化解困局?王洋表示目前很难找到答案。当前国内外工业品市场受疫情影响需求疲弱,即使低价出口转内销,也很难对接买家。而同时疫情发生突然,让企业临时发力转型也非易事。“即使有可以转型的方向,要深入了解新的领域再形成布局,没有两三年时间根本不可能。”

但乌云压城之下,我们也清晰看到裂缝之光。即使最困难的时期,能够动起来的产业均开足马力,既为疫情也为自己。当谈起疫情下的产业机会,“民生相关”、“互联网”,是记者采访中私募人士和券商分析人士均提到的。我们也清晰的看到,各种“线上”模式曾一度包办了前期的工作、生活、学习,互联网巨头不仅快速急国内之所需,还迅速将自己产品推向国外,在国际市场攻城略地;而在民生领域,产业资本更是不惜跨界而来,甚至打造出数款疫情期间的“网红”食品,3月初木屋创始人对记者预见了餐饮业的“倒闭潮”与“抄底”,3月下旬两者均如期而至。

但对产业链相对稳固及周期较长的一些工业、科技行业,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陈嘉禾对e公司记者表示:“现阶段的企业格局短时间内是较难改变的,特别是核心零部件供应链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而疫情相对于较长的供应链周期来讲又属于相对短期影响”。

同时我们也看到,世界范围内产业境遇的转变,成为国内企业的加分项,一些前期“潜心修行”的企业家,也没有浪费国外暂停国内恢复的宝贵时间窗口,为攻城略地敢当马前卒。某市场分析人士对记者讲到:“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在目前情况下是相对有利的,可以利用这个空档,抢一些之前没有抢到的单子,当然前提是公司在自己的领域里本身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记者也注意到,在即使都普遍担忧“市场下滑”的情况下,国内企业也并没有放缓自己曾预定的进击步伐,从近期的公开信息看,无论是属于既定步伐的盛屯矿业收购矿山,博威合金、莱宝高科境外设立子公司,还是松炀资源疫情期间才宣布的对外投资,产业资本都在伺机而动,在众多企业者眼中,所盯着的也是市场的方向与成长的机会,“不能用投资的心态做实业,做实业要有五到十年的长远眼光和规划。”

而疫情之下的转变与进击,并非少数。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月1日至4月1日间,共有超过23000家国内企业发生了经营范围变更,其中多数为变更增加经营范围,涉及包括医疗卫生、进出口、装备制造、软件开发等众多领域。

(文章来源:e公司)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