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市场报告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疫情下的全球经济与贸易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在疫情蔓延过程中,各国纷纷采取了居家隔离、限制社交距离与停航等举措,这些措施直接影响经济运行,本文将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发生的时间与地域顺序以及其对全球主要经济体消费、投资、贸易与航运等方面的数据进行总结。

疫情发展概况

从时间上看,中国疫情暴发时间较早,我国疫情暴发的高峰在2月中旬,也是出行限制力度与级别较高的阶段,三月以后复产复工便开始有效推进;从海外方面,三月份至四月初,海外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开始持续攀升,四月以来基本稳定,虽然近期部分发展中国家新增人数再度攀升,但全球新增确诊病例数依然维持在平台区间走势。

从国别看,欧美等多个发达经济体单日新增病例的高峰在四月上旬,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新增确诊病例数自三月底以来已经持续回落,美国也从四月中旬开始回落,但对于部分巴西、俄罗斯与印度金砖国家,新增病例仍在爬坡阶段。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具有埃博拉病毒暴发的经验,此次非洲国家在疫情防控方面效果较好,各国的新增确诊病例数是多大州之中较低的,而非洲病例较多南非与埃及两国在五月后才呈现疫情的暴发。总体而言,新增确诊病例高峰暴发的顺序为中国=》欧洲=》北美=》其他金砖国家/非洲,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看,中国最早开启复产复工,近期欧美等发达经济国家也在逐渐推进复工复航,但对于疫情仍在爬坡阶段的国家,限制性措施进一步延续将拖累经济表现。

捕获

主要经济体一季度经济表现

一季度我国GDP增速大幅回落,春节消费旺季期间严格的出行限制措施使得一季度经济受损力度较大,但随着三月份以来疫情有效控制与复产复工推进,经济增速同比回落的幅度在二季度收窄毋庸置疑,换句话说,疫情对我国经济影响的最差阶段已经过去。欧洲多国的GDP增速在一季度均由正转负,其中法国一季度GDP回落5.37%,回落幅度较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回落幅度更大,其他国家增速回落幅度相对较小,但英德的回落幅度较2011年欧债危机期间更加明显。欧洲各国的“禁足令”大多是从三月中旬持续至五月,也就是说在经济活动被限制的状态下,二季度欧洲各国经济增速仍将承压。美国在一季度GDP虽有回落但依然维持0.32%正增长,美国的疫情暴发高峰以及“居家令”、限行等措施实施是从三月中下旬开始,疫情对一季度影响相对较小,但这样意味着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在二季度将更加明显。由于俄罗斯、巴西与印度等国当前仍处于疫情的高峰阶段,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将主要集中在二季度,甚至延长至三季度。

捕获

对消费与投资两个方面看,此次疫情对消费的影响较投资更加明显,在一季度经历了疫情高峰的国家中,无论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印度,还是像日本、法国与德国这样的发达经济体,消费增速均出现断崖式回落,回落幅度持平甚至超过2008年,而欧美各国“居家令”在二季度的持续将进一步影响二季度消费数据。然而这种对消费的影响是阶段性的,一旦疫情过去,消费需求有望快速恢复常态。

相较而言,各国一季度投资增速虽均有回落,但除中国、法国外其他各国幅度相对可控,较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投资增速的回落幅相去甚远,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疫情对于投资的影响较消费相对滞后,二季度数据有进一步回落的可能,但幅度不会超过2008年,原因在于此次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并非是由经济内生性问题引发,过去两个月全球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主要集中在航空、餐饮与服装销售等消费类企业,并未构成金融、地产等全行业的系统性风险,而这些企业当前的流动性危机在疫情过后将得以缓解,企业中长期偿付能力并未没有发生本质性变化,阶段性危机在政府的经济刺激或扶助下是有望缓解的,这与2008年金融危机从金融、地产行业引发所有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不同,而在当时各类企业的偿付能力根本性受损决定了刺激政策也无法在短期内缓解流动性危机。因此投资增速不会像消费一样出现断崖式回落,虽然二季度欧美多国投资增速仍有进一步回落的可能,但由于此次危机与08年金融危机的原因不同,投资回落的幅度与持续性都不会像08年。我国投资增速在一季度大幅下滑与我国投资结构优有关,由于我国基建、地产以及相关制造业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比较高,这些行业在一季度受影响较大造成投资增速的大幅回落。

捕获

基于经济增速回落的现实,各国纷纷采取了经济刺激政策来释放流动性,以缓解企业流动性危机。美国四月份M1同比增速接近30%,为美国历史上首次,这种货币投放力度远高于08年经济危机与上世纪80年代美国几次危机的应对力度。这种刺激政策有利于缓解部分企业的阶段性流动性危机,只要疫情未对企业中长期偿付能力带来本质性影响,疫情相关的限制措施放松、流动性问题过后,货币逐步收紧并不会给企业带来重大影响。美国大量放水的带动下,欧洲各国的货币供应也出现回升,但力度相对缓和,在欧洲多国已经出现负利率的背景下,欧洲各国货币政策的可用工具显得捉襟见肘。而相较而言,中国与印度在货币政策上虽也有边际放松,但从M1增速看,力度相对温和。

捕获

疫情下的全球贸易

捕获

捕获

此次疫情以及相关限制措施直接影响全球贸易,一季度各国贸易进出口都出现大幅回落,但从进出口变化的结果看,各国在净出口的变化上表现不一。我国的净出口同比大幅下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疫情期间我国进出口增速均回落,而进口回落幅度较出口相对较小,致使净出口收窄。从品种上看,一季度国内进口回升的商品分为大宗商品与电子元件两类,一季度钢材、橡胶、铝材与纸浆等原材料进口同比增幅明显,这主要是内外价差造成,与此同时这类商品的出口同比大幅回落,导致净出口回落;另一方面,集成电路等电子设备的进口量在一季度也出现大幅增长。出口方面,我国一季度药品、成品油与集成电路出口量增速上升。而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美国与日本的净出口在一季度则有所回升,这主要是与中国贸易差额在二三月份收窄导致。

疫情下的全球航运

捕获

从全球各大洲的航空运力看,各洲航空运力在疫情期间均出现大幅回落,其中三月份受限航政策的影响,亚太、欧洲与北美货邮吨公里大幅回落,拉美与中东地区的回落幅度相对较小,非洲地区是一季度货物航运增速回落幅度最小的地区,且增速在一季度依然维持正增长,由于具有埃博拉病毒暴发的经验,此次非洲国家在疫情方面采取了较为有效的防控措施,各国的新增确诊病例数是多大州之中较低的,而非洲病例较多南非与埃及两国在五月后才呈现疫情的快速暴发。但从一季度各大洲航运货邮吨公里的市场份额看,各大洲货邮航运的结构并未发生明显变化,也就说疫情对需求与供应链的影响是系统性的,不存在对某个地区形成明显的结构性影响。

捕获

与航空运力一致,船运运力与港口货物周转量在一季度也出现明显回落,美国洛杉矶、新加坡港、德国不莱梅港与宁波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均呈负增长,其中美国洛杉矶港吞吐量在三四月同比回落幅度连续超过15%,而相较而言新加坡港、德国不莱梅港回落幅度较小,并有转正的迹象,其中新加坡散装货物非石油吞吐量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大幅回升。

就国内而言,国内主要港口的货物与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均大幅回落,一至四月国内集装箱吞吐量持续出现负增长,这种回落幅度仅出现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但从结构看,外贸货物的吞吐量增速虽有回落,但依然维持在正增长,这与新加坡港非石油散装货物吞吐量量回升、我国一季度部分大宗商品进口同比回升是一致的,而大宗商品内外价差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李国雷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