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农产品 >> 农产品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菜籽油期货创7年新高 进口量锐减致油厂没有原料可榨

近日大宗商品油脂板块交易异常活跃。7月20日,菜籽油期货早盘仍然维持暴涨走势,并创下阶段新高。截至7月20日11:10,菜籽油期货主力合约最高至8709元/吨,创下2013年7月初以来新高,最新报8698元/吨,涨4.76%。

进入二季度以来,伴随着加拿大菜籽进口量的收紧,菜籽油价格出现大幅拉升,4月21日至7月20日,菜籽油期货主力OI2009合约从6468元/吨上涨至8709元/吨,主力合约涨幅达32.73%。

受此影响,菜籽油的压榨利润也从每吨750元上升至每吨1200元。

菜籽期货遭遇多逼空?

“本轮油脂上涨初期具有扎实的基本面基础,年后油脂恐慌下跌,主要交易油脂需求下降。随着5月餐饮业逐步开放,需求好转。前期市场担忧,棕榈油进口减少,中加贸易关系不确定,这也奠定油脂上涨的基础。”布瑞克农产品研究总监林国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进入6月后“地摊经济”反响热烈,刺激了油脂需求,市场也开始关注东南亚的干旱,担心干旱影响棕榈油产量,一度出现棕榈油带动其他两大油脂上涨的现象。6月上旬,东南亚降雨增加,干旱影响预期减弱,油脂上涨主要以菜油带动为主。菜油低库存、低菜籽进口量引发市场担忧,多头逼仓预期持续强化。

林国发表示,近期菜籽进口量维持极低水平,国产菜籽产量已经下降至550万吨左右。2017年、2018年我国菜籽进口量达到418万吨,其中从加拿大进口411万吨。中加贸易关系发生变化后,2019年3月至2020年2月一整年中国进口菜籽仅为186万吨。菜籽进口量下降,加上国内菜油库存偏低是当前多头无忌惮推高的重要因素,也是当前逼仓核心因素。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中国一直享受着全球精细产业分工带来的廉价商品,比如美洲的大豆、棉花、玉米和油菜籽。售价2.9元/斤的国产菜籽,出油率大概是35%—37%,而到港价格每吨3600元(约合1.8元/斤)的加拿大油菜籽,出油率达42%,显然具备更大的优势。

生意社分析师认为,6月底以来,为打压不断上涨的菜籽油价格,国有油脂企业通过中储粮网进行菜籽油抛售,但每次抛售数量较少(每次抛售不足2万吨),质量一般,市场成交清淡,对菜籽油市场影响有限。南方降雨偏多,水产养殖受损,菜粕需求受限,市场呈现油强粕弱格局。

菜油的走势可以说是“强者恒强”。在国内储备基本耗尽的情况下,进口受阻及国际菜油低位去库存,不断推升菜油价格。截至7月10日当周,沿海进口菜籽库存29.7万吨,进口菜油库存19.68万吨,均处于历史同期低位。从进口量来看,今年进口菜油较往年下降得并不明显。

1―5月,国内共进口菜籽127.9万吨,去年同期进口171.34万吨,5年同期均值为182.45万吨,折算成菜油,比去年同期少18.2万吨,比5年同期均值少22.91万吨;1―5月,进口菜油65.76万吨,比去年同期多进口17.7万吨,比5年同期均值多进口25.1万吨。

中信期货分析师陈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菜籽油库存表现偏低,主要是因为中加关系紧张,加拿大加菜籽进口受限,其他替代品方面进口相应呈现增长,包括欧盟菜籽油、俄罗斯菜籽、以及其他油脂品种如阿根廷豆油。

油脂替代效应显现

中信建投期货分析师田亚雄表示,油粕研究圈内有一句俗话,“油粕坐在跷跷板上”,说的是油脂和粕类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还有一个规律是,出油率决定了油粕比的长期走势。

据了解,以往正常年份,我国的菜籽油消费在600万吨左右,2016年国储菜油拍卖,一度让菜油消费量达到5年新高的700万吨。但今年市场预计菜籽油的消费将大量被豆油替代,2020年预计菜油消费很难超过400万吨。

目前我国油菜籽进口准入国家仅有四个:加拿大,澳大利亚,蒙古和俄罗斯。受到中加关系影响,今年以来中国进口菜籽128万吨,预计全年进口不超过200万吨,作为对比2015年的进口菜籽达440万吨。

伴随着菜籽油期货价格持续上升,有分析人士预测,菜籽油会上冲10000元/吨。对此,中信期货分析师陈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主要看说的是现货价格还是期货价格,期货价格存在可能,但现货价格概率不大,截止目前国内油脂预期并不缺。

陈静表示,一方面,据天下粮仓网站对进口大豆到港预估量,预计2019年10月至2020年9月中国进口大豆量将达到9747.08万吨,较上年度调查的进口量增长1467.59万吨,增幅17.73%;而另一方面,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按消费类型分,近期餐饮收入14609亿元,下降32.8%。

据了解,目前我国全年植物油消费量大致为3500万吨,其中菜油消费400万吨,豆油1700万吨,棕榈油1400万吨。主要的消费途径是家庭和餐饮消费,分别占20%和41%。

中信建投期货分析师田亚雄表示,菜油在餐饮中的消费量已经基本下降至刚性的水平。目前餐饮用油里菜油的用量占比不超过7%,菜油在国内主要的使用方向是家庭烹饪的小包装油。

田亚雄表示,菜籽油10000元/吨的价格可能性不会特别大,毕竟植物油使用上存在很强的替代性,而且棕榈油和豆油在未来都有望存在较大的潜在产量。

与此同时,布瑞克农产品研究总监林国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前豆油和菜籽油价差过大,菜油需求已经下降。另外,2019-2020年度菜油累计进口高于上一年度,目前单月进口维持较高水平。随着豆油和菜籽油、豆油和棕榈油价差拉大,菜油消费将进一步下降。

此外,菜籽油持续大幅上涨,还需要关注是否出现调控风险。目前暴涨,虽然有较强的现货基本面的支撑,但更应该注意市场风险正在逐步增大,特别是后期豆粕需求持续好转,必然带来更多豆油供应。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