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陆磊:推动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高水平金融开放

CF40成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8月30日在《2020径山报告》发布会上表示,全球“宽货币、低利率”催生新的金融业态,银行业面临“渠道替换”的竞争格局。

他表示,全球“宽货币、低利率”推动市场利率下行,影子银行、金融市场、互联网金融等金融业态对传统银行存贷业务形成显著的替代效应。在宏观环境从“去杠杆”转向“稳杠杆”的环境下,非银行金融体系将更多地承担将储蓄转换为有效投资的功能。

陆磊表示,历史上我国存款增速与存款利率的长期趋势基本一致,“宽货币、低利率”趋势将降低储户存款意愿。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快速推进且速度快于存款利率,在“宽货币、低利率”环境下存贷款息差由以往的超过3%逐渐收窄至目前的2.35%。在更加激烈的竞争和更狭窄的息差空间下,银行业将可能更加注重专业化竞争,形成多层次、差异化、大中小合理分工的体系结构。

陆磊认为,“宽货币、低利率”为我国金融市场开放提供了机遇。在全球“宽货币、低利率”时代,我国金融市场开放提供了以人民币为基础的“全球公共产品”选择方案。首先,在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元周期外溢效应明显;其次,全球“宽货币、低利率”环境下,我国具备超大规模市场的发展潜力和改革创新驱动力,中长期经济增长趋势好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最后,我国金融市场开放将是面向全球投资者的高水平开放,为全球提供以人民币资产为基础的“公共品”。

“我们面临的是逆全球化从政治和经济两个角度进行的冲击。”陆磊指出,逆全球化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全球金融市场共同面临的主要金融风险。

在应对措施上,他建议,推动面向全球的高水平金融市场开放。其中,在金融体系开放方面,推动以人民币国际化为核心的高水平开放,促进金融大国向金融强国转变。通过金融开放向全球提供“公共品”,以更高水平的开放,在建设以人民币金融资产为基础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同时,促进中国与全球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和培育全球交易市场。

在金融体制改革方面,通过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货币调控政策体系,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在金融监管改革方面,建立与更高水平开放相适应的风险管理体系,加快构建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网)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