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宏观新闻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张立群:把握好有利条件,在危机中遇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

期货日报网讯(记者 姚宜兵)在大商所举办的2020中国玉米产业大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表示,中国经济这个大循环一旦全面顺畅加快循环起来,它对世界经济,对双循环必然会带来强有力的拉动。所以,我们看中美关系有一个调整的战略空间,这个战略空间就是我们有对抗的一面,更有合作的一面。在对抗的一面中国有能力确保自己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害,在合作的一面,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必然成为美国经济恢复非常重要的火车头。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斗则两败,损失巨大,合则两利,利益巨大。我们就可以通过斗争,通过多个方面的斗争,促使中美关系向着合作的方面来回归,促使双方向着理性的方面来回归,这样的话,我想中美关系它是有重要的转机。

我们要把握好有利条件,在危机中遇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争取在整个世界经济战胜困难,在整个经济全球化战胜困难当中,把中国因素进一步凸显出来,把中国迈向现代化的道路进一步拓宽起来。我一定要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一定要坚定信心,也一定要全力以赴抓好中国经济发展,就是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全国各个方面把各种力量整合起来,动员起来,集中到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工作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张立群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张立群

以为下为文字实录:

大家好,今天是大商所的一个重要活动,因为今年疫情的原因,采取线上的模式。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通过线上交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个人的主要观点。

这个题目还是围绕着国内经济大循环,包括大循环带动双循环。在这个格局下,我们怎么样积极扩大中美关系调整的战略空间,怎么样应对中美关系目前严峻复杂的形势。

第一个,加快畅通国内经济大循环。它是中央政治局在今天7月30日召开会议的时候提出来的,这次政治局会议明确在今年10月份,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这个会议的主要任务就是对“十四五”规划提出建议,对到2035年的发展远景目标提出建议。所以,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中央全会。所以,在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也针对这个主题,我个人感觉发出了一系列的重要的原则方针方面的信息。包括提出来要深刻认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展变化带来的新特征新要求,增强机遇和风险意识。包括提出来要在变局中开新局,在危机中遇新机,抓住机遇,应对挑战,趋利避害,奋勇前进。

所以,这就提出来我们在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形势非常严峻复杂的时候,包括中美关系,我们越要注意到化危为机。很多时候我们说事物的发展到了最坏的时候,可能也就是转机要出现的时候。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谋大局,必须要把握大趋势。在这个时候,我们努力在危机中遇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次政治局会议提出来,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这是非常重要发展思路。而且这个发展思路它的针对性是非常强的,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来,我们从媒体上来看,大家对国内经济大循环,包括国内国际经济双循环讨论的是比较多的,就此我也发表一下我个人学习的心得。

我认为国内经济大循环,首先是对我国社会生产规模和动态发展特征的生动表述。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原来叫国际经济大循环,它指的是相对于国内这样一个经济的循环,它的范围扩大了。就是从国内扩大到国际,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提出来的一个表述,就是我们整个社会再生产的活动,从市场到资源,我们是从国内拓展到国外。所以是指循环范围,而现在讲的国内经济大循环,这个大字主要是针对中国经济的体量,而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去年GDP总量按照现价美元计算占到世界GDP总量的16.3%。所以,现在我们这个经济体量称的上一个大字,这个大字,一个是从产业的规模,从生产和供给的规模来看,我们称的起一个大字。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很多的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比如说我们原煤的产量,比如说我们发电量,比如说我们钢的产量,水泥的产量等等。这在世界都是居于第一位的。另外,我们制造业这样一个产业链在世界范围来看,它是最完整的。所以,我们这个大字首先从生产和供给这个角度来看,称的上是一个大字。

第二个就是从市场来看。我们有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包括了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包括14亿多人民群众。而且去年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是10276美元,所以从消费潜力来看,国内市场称的上是一个大字。

另外,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我们现在正处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持续快速推进的时期。所以他讲我们这个投资需求潜力巨大,所以我们国内市场它既包括消费也包括投资,这两类需求潜力巨大,规模巨大。所以,这个市场也当的起一个大字。

所以,我们说国内经济大循环就是要让生产和市场之间,供给和需求之间让它循环起来,这个我想大家很容易理解。因为我们从国民经济来看它叫宏观上的、总量上的大的循环。从企业来看,它也有小循环,有微循环。企业的再生产大家都很明白,我生产出产品要卖掉,卖掉之后就有钱发工资了,就有钱买原材料,买零部件,买各种各样的组织下一轮生产的材料。而这个时候第二轮生产就开始了,企业可持续发展就能够保证了。所以作为企业来看,它和人的生命是一样的,是不断在循环当中,新陈代谢当中保持它的生命。所以,我们讲这个循环大家就知道,这就表明我们整个经济它是动态的过程,社会再生产动态的过程,它是在保持的,这个过程一刻不能停顿,就像人如果心脏不跳了,那停的时间稍微一长生命就有危险了,经济也是这样,如果企业生产的产品卖不掉了,那它就没有钱发工资了,就没有钱还银行贷款的本息了,就没有钱支付材料款、设备款,也就没有钱给经营团队支付各项开支。所以,这个企业就会陷入严重的困难。所以,我们说这个循环非常重要。

我们说中国现在是上亿个市场主体,3800多万家工商企业。所以,它的活动总量我们叫大循环,整个国民经济是从生产到市场这样一个循环。进一步我们来分类,那就像马克思在社会再生产的分析,他是从生产到分配到交换到消费周而复始不间断的过程。所以,我们说国内经济大循环它是对中国经济,对国民经济运行状态的非常生动的描述。国民经济的运行,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一时一刻都不能中断的,所有人都和这个经济活动息息相关,如果这个经济活动中断了你就没工作了,企业也就没收入了,那各个方面,你的各种生活保障也都会坍塌。

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可以理解国内经济大循环它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象。在这里面我们看到中国经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有一个非常典型的大国经济的特征,这个特征就是它的经济体的完整性强,包括自我循环的能力强。特别是中国它正处在走向现代化的这样一个历史阶段,也就是说它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来看,它处在一个经济起飞的阶段,这个起飞阶段一直要到现代化的实现。所以,中国经济具有高成长性。所以,我们这么大的经济体量,我们具有高成长性,我们又有相对的独立性。所以,在严峻复杂的外部环境下,把中国经济这样一个国内大循环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这对我们成功的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对胜利迈向第二个百年的目标,我们有一个良好的开局,这都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我们国内经济大循环一旦全面畅通,加速循环,那就必然会带动国际国内的双循环,从中国的市场到中国的生产,产业链、供应链,我们带动世界经济,克服困难。我们来推动经济全球化,克服困难。所以,我们说这个对促进世界经济恢复和推进新时代的经济全球化也是具有全局和战略性的意义。

我们说到中国经济的高成长性,首先我们看到中国要素供给的保障能力是比较充分的,最近一些年有一些专家学者的观点认为我们人口老龄化,人口红利消失。似乎人力资源开始出问题了,所以潜在增长率要下降。还有一些专家担心我们技术供给,发达国家对我们进行封锁,比如说对华为的打压等等。所以他们担心技术的供给也保障不了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为中国的潜在增长率是下降了,所以现在不要去保什么经济增长率,这是一个客观的下行趋势。但是,这些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我们看看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16-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总量8.96亿人,而当年城镇就业总量4.4亿人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几十年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整个城镇的非农产业,对于全部劳动年龄人口的吸纳不到一半,那另外一多半在干什么呢?一个解释主要是在农村务农。但是我们现在农业机械化水平在提高,规模化、产业化的水平在很快提高,你看我们现在种粮大户、养猪大户劳动生产率大幅度提高。所以,现在相关农业方面的专家,他们一个观点就是说中国目前农业生产,他们所需要劳动力总量大概8000万人左右就够了。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国家统计局有另外一些数据,比如说2019年的时候农民工数量是2.94亿人,其中外出务工的农民工是1.74亿亿人,也就是说在农村有大量劳动力剩余,需要到城市继续找工作,这就是我们劳动力供给。

另外,我们讲16-22周岁的人口,主要是在学校。现在高中包括中专,包括大学大专在校生的总量去年是在7000万人左右。所以,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人力特别是人才资源供给。我们现在有1.7亿左右受过各种培训和教育的人才,而且我们今年应届大学毕业生874万人,应届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超过500万人。就是说应届的大中专毕业生1300多万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来,城镇新增就业今年不少于900万人,大家看针对今年就业岗位增长和就业人口的增长,我们可以有一个基本判断,是不是中国的劳动力资源不足了,还是就业岗位不足,大家很容易得到一个结论。所以有些专家观点没有考虑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有一个巨大的存量,他光看到边际的变化,而没分析总量基本格局。所以,我们说中国现在人力资源、人才资源供给是充裕的。我们还要有更高水平的增长,来保证充分就业。

另外就是资金保障。我们国民总储蓄率在1982年到2008年是39.81%。但是2009年-2017年平均是48.4%,也就是我们现在资金的保障能力比30年的高增长时期还要高很多,所以我们现在不差钱,我们现在M2的余额200多万亿。

另外,从技术来看,我们有两个供给源泉,一个就是市场引导的应用技术研发,这个这些年是非常活跃的,我们看看钢铁从建筑钢材型材到板材,包括汽车用的钢板,包括造船用的钢板,高铁用的轨道等等,现在我们全部都是通过应用技术的更新,实现了生产能力的更新。包括像华为它现在半数以上的利润是用于技术研发。所以现在企业在激烈市场竞争面前,对于技术研发高度重视。而且,它的这个投入现在是越来越大,像2019年我们研发支出达到2.17万亿,占到名义GDP的比重达到2.19%,最近我看国家统计局更新了数据,这个比重达到2.3%左右。过去我们多年是在2%以下,去年我们注册的各项专利130多万件,这个超过美国、日本、欧洲国家的总和。所以,我们现在这个技术,从应用技术供给来看,不是说步伐减缓,而是步伐加快的。另外就是重大关键技术我们现在看到是买不进来的,所以现在国家也在下决心,我们举国体制在重新发动起来,从基础科研到航空航天深海探测,一些重要的材料等等,我们现在都在布局,我们这个举国体制“两弹一星”就是依靠这个体制我们拿出来的。所以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对于它的能量绝不能低估。

所以,我们从要素供给来看,我们现在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技术有技术。所以,整个生产和供给能力,只要你有需要它就可以很快的增长起来。像今年抗击疫情,方舱医院的建设,雷神山、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包括口罩的生产能力,包括各种防疫物资的生产能力,很短的时间内迅速的增长。这就是具体的表现。

所以,从整个生产和供给,包括要素保障来看,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长水平绝对不能低估,我们1978年到2008年,GDP的年均增长是9.93%,现在的要素保障水平和那个时期比较,只是变得更好了。所以,中国的潜在增长率现在仍然在8%以上,在这个背景下需求方面我们也不用担心,就是我们有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全国“两会”讲话当中指出,就是我国有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在内的14亿人口所形成的超大规模内需市场。而且正处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快速发展的阶段,投资需求潜力巨大。2019年我们这个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56.1万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2万亿,我们看国内投资加上消费这两大需求接近100万亿。出口按人民币计算17.2万亿,所以我们看中国内需主导的特点非常突出。去年国内外市场总规模115万亿,其中内需市场接近100万亿。所以,我们内需主导潜力巨大。

所以,我们从国内市场来看它有很大的成长性。这个成长性比如说我们人均住房面积,现在有人说到了30多平米到头了,但是城市人口在增加。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去年是60.6%,而高收入国家都在75%以上,美国是86%,日本是92%。中国未来的现代化就要城乡一体现代化,而我们的农村现代化我认为就是主要的人要进城,特别是老人、儿童要进城。因为在农村为了几个老人建养老院,而且要配套道路、供水供电供气供暖设施,这个成本非常高。日本的经验就是这些老人一旦离世,后续没人在那儿住,所有这些投入都是资源浪费。

另外儿童也是这样,在边远的农村几个儿童要给他们建幼儿园、建学校,这个成本也是非常高昂的,所以这些人最经济合理的办法就是进城,农村留下就是从事农业生产的人,这些人就可以搞大农场,就可以配备大型农业机械,这个时候我们的农村也就是现代化的农村。所以,城镇化对于中国的现代化非常重要,非常关键。中国现代化的水平要达到现在发达国家,以后要超过它,城镇化的水平绝对不能比它低。所以,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城镇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我们去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4%左右,所以未来如果我们要达到美国现在86%,那还要翻番。所以,城市人口的持续增加,那必然带来整个住房需求的持续增长。所以,现在从城市来看,并不是说现有人口住房需求满足,那房地产的发展就万事大吉,而是说它有很巨大的未来的发展潜力。

另外,我们现在住房的水平大家看老旧小区在改造,上个世纪80年代的这些房子6层高的楼没有电梯,那些老年人上下楼非常不方便,我们说中国的现代化是要为中国人民谋来巨大的幸福,住房也要满足日益增长的居住方面的美好需要。所以,智能化的住宅,包括更宽敞的空间布局更合理的住宅,建筑质量更高,更坚固,更绿色,更环保,节能的住宅,这都是需要我们未来进一步努力把它建设出来的。所以,房地产的发展绝不是万事大吉,它现在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它要和制造业紧密结合起来,和材料工业的升级,和各种各样的家电、家具、家庭用品这个行业的升级,包括室内装修材料这些行业的升级结合在一起,共同打造我们更美好的家园。

所以,这个方面大家绝对不能够说简单的认为中国的住房市场已经到了顶端了,不发展了,房地产到了顶端不发展了,不是这么简单。所以未来随着整个人民群众收入的持续较快增长,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是不间断的会有新的需求。因此整个内需市场具有巨大的成长潜力。所以,大家对供给的潜力和需求的潜力都不能够低估。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这个大循环,国内经济大循环确实遇到了严重问题,这就是需求不足。需求不足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从出口来看,我们看2010年美元口径的出口增长31.3%,但是由于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我们出口的增速到2016年下降到负的7.73%,2017年、2018年出口有好转,但是我们仍然处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深度调整期。所以,民粹主义抬头,逆全球化抬头,贸易保护抬头,中美贸易战开打。所以,2019年出口增长率又降到0.5%,今年大家看到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冲击,今年1-7月份出口负增长4.1%。所以我们看到整个出口外需,我们从十年的趋势来看它是大幅度下降,那外贸生产企业的订单跟着就没了,企业没有订单了开工率肯定会下降,它的增加值肯定会收缩,这个时候对GDP的统计能够没有影响吗?GDP的增长率能不下降吗?

另外,更严重的是投资。我们这个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010年的增长23.8%,2019年的时候是5.1%,今年1-7月份负的1.6%。就是我们投资增速也是持续大幅度下降,前面大家看到投资规模去年是56万多亿,出口只有17万多亿。所以这个投资是出口的3倍多。投资一旦大幅度下降,那对企业订单的影响就更大了,重化工原材料、装备制造、工程机械,包括能源,它的订单都会随着投资的大幅度下降而显著减少,它的开工率肯定会显著下降,产能过剩肯定会非常严重。而且它的增加值的收缩比出口生产的收缩要更多。所以,这个经济增长就要更显著的下降。

我们看消费,就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它的名义同比增长率在2010年的时候18.38%,但是到2019年的时候是8%,今天1-7月份负增长9.9%。消费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订单来源,像我们食品工业,纺织服装工业,家用电器,包括家具,包括汽车、手机等等,多个行业的订单都和消费相关。所以,我们说为什么经济增速下降?就是因为需求出现了问题。国际金融危机加上它之后的这些问题,导致外部需求大幅度减少。国内城镇化推进不平衡的矛盾,导致投资需求显著下降。而投资和出口增速的下降使企业的营业收入有显著的下降,所以这就导致减薪裁员,导致居民收入增长下降,导致消费增速下降,这就使得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

所以,我们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它是从2010年的10.6%,下降到2019年的6.1%,今年上半年是负的1.6%。所以,我们说中国经济它这样一个增速的持续下降,最主要的问题就是需求不足,需求不足阻碍了国内经济大循环,使得循环的速率不断的下降,特别在今年疫情的冲击之下,我们看到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加严重。疫情对中国经济是造成了严重冲击,从供给方面来看,一季度中国GDP同比下降6.8%,而这个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13.2个百分点,这是有GDP统计以来首次的负增长和最大的降幅。

从需求端来看,疫情对消费、投资、出口都有严重影响。疫情一来大家宅在家里面,在外的消费,比如说购房服装,购买汽车,购买家庭装修材料等等,这些都停下来了,只是买些吃用必需品。所以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这个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27.3%,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降幅。另外疫情对投资的冲击,很多项目停工了,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16.1%,增速比上年同期降低22.4%。另外,疫情以来外贸出口生产也就停下来了,有订单也交不了货。再加上外部市场受疫情冲击,它也在萎缩,外部订单也在减少。所以1-4月份美元口径出口同比下降9%。

所以,三大需求出现十几个、几十个百分点的下降,这必然对我们这个大循环带来严重的冲击。所以,我们这个循环必然会出现很多的断点、堵点和难点。包括疫情在全球发展,外部环境更加复杂,更加不确定。现在全球确诊的新冠病毒的人数已经在2200多万,其中美国现在是580多万,所以国际机构像世界银行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下滑5.2%,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所以,世界经济现在在疫情冲击下压力是非常大。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着力扩大内需,全面畅通国内经济大循环。

首先,我们看到我们占有先机,就是我们在疫情防控方面,决策果断及时。新冠肺炎疫情1月初在武汉出现,较快蔓延。1月25日大年初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就专门对疫情防控作出安排和部署,武汉的封城就是在1月25日。所以,决策是非常果断,非常及时的。而且在1月25日之后,大约每周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议或者政治局会议,也就是说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坚决有力,高强度运转,它就有效的把我们国力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资源动员和组织起来。在疫情防控方面,我们就很快的取得了重大战略性成果,这个为全面复工复产,为打通国内经济大循环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条件。

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要看到需求不足的问题,前面讲了要更加突出。从1-7月份的经济数据来看,需求的恢复是慢于供给和生产的恢复。比如说1-7月份工业同比下降0.4%,服务业同比下降4.7%。但是,消费从需求来看同比下降9.9%,投资同比下降1.6%等等。所以,需求不足的矛盾从企业来看反应非常突出,今天7月份PMI指数发布,它有一个相关联的调查,就是围绕PMI调查的企业,有53%的企业反应订单不足是它为突出的矛盾。所以,我们说进一步的复工复产,让市场主体进一步的充满活力,就必须要增加订单,不然职工返岗,生产也具备条件,但是不敢开足马力,因为开足马力就是库存积压,就是资金占压,所以现在解决需求不足的矛盾是当务之急。

政府工作报告安排部署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强调国内需求潜力巨大。要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出去的新的发展格局,这个地方我们看到生产,我们通过全面复工复产,现在生产的马达已经可以运转了,但是这个马达以什么速度运转,这就取决于市场需求了。马克思分析交换对于商品的价值实现至关重要,它是惊险的一跃,你现在有能力把商品生产出来,就各种各样的商品,包括餐饮餐馆都可以开门,把好的饭菜做出来,关键是要有需求。只有需求到位,商品的价值才能够实现,就是有人买,企业才能挣到钱。

所以,在这个时候必须要把交换环节打通,交换就是供给和需求要匹配,现在是需求不足,制约供给的进一步扩大,也制约企业在分配环节的多项活动,因为它挣不到钱就不可能按足额发工资,也不可能及时归还银行贷款的本息,也不可能及时支付材料款、设备款。所以,应收应付账款就会增加,企业资金的循环周转速度就会下降,银行也会出现困难,不良贷款多了,越是不良贷款多越不敢放贷款,因为放了贷款就是坏账。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大循环阻力就会越积越大。所以,我们要打通这个大循环,最关键的就是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这是当前最为关键的。

今年我们的经济增长,我认为不能够按照原有的标准达到6%以上,但是我认为不能低于4%。为什么这样说呢?最近这些年,一个百分点的GDP增长率大概贡献220万个就业岗位,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谈到,城镇新增就业全年不少于900万人。所以,按照这样一个简单的关系我们来推算,今年的经济增长不应低于4%。上半年负增长1.6%,要把上半年的损失补回来,全年达到4%,我觉得下半年提振经济增长的目标不能太低,季度的GDP增长率我觉得应该向8%以上来努力,这个对于充分就业,对于精准脱贫都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涉及到大循环的速率,如果下半年季度增长率达到8%以上,大循环的速度就要显著加快了,循环速度加快,扩大内需就要加力。这个加力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有针对性的安排,比如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今年的财政赤字率按3.6%以上安排,大家注意这个以上是有调节的空间,根据情况变化还可以追加,赤字规模按照3.6%是增加1万亿,而去年的赤字规模是2.76万亿,也就是说今天我们的赤字规模已经达到3.76万亿。

另外,我们发行1万亿抗疫特别国债,这是在我们经常预算之外的。它是在资本预算帐户,而且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要增发1.6万亿,总额达到3.75万亿。而且规定专项债可用于项目资本金的比例要提高,这就表明专项债的乘数效果在扩大,它调动其他资金的能力在增强。所以,从这个安排来看,财政政策今年力度是相当大的。从我的分析,就是基础设施投资,比如说专项债1.6万亿,它调动的资金应该在2万亿以上,而且中央今年安排了6000亿的预算内资金,用于“两新一重”的建设,就是新基建,新型城镇化,包括交通水利这些重大工程,简称叫“两新一重”。这6000亿也有乘数效果,我认为至少动员1万亿左右的资金,所以这就是说今年的基础设施投资,按照刚才这个分析要增加3万亿左右,去年基础设施投资的总规模18万亿左右,如果今年加上3万亿,那今年的基础设施投资就要比上年增长17%。1-7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还是负增长,所以我们未来几个月,如果我们要扩大内需,要发挥好政府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作用,通过基础设施投资的强劲增长,把整个投资提振起来,把消费提振起来,那我们这个力度要显著加大。

而这里我们要注意到一些关系,就是说在整个需求不足的时候,它也表现为市场很冷清,大家都不买东西。那企业的选择是顺周期的,就是需求越不足,市场越不好,我越不选择增加投资,我要减少投资,防控风险。所以它是顺周期的,从居民来看,市场形势不好,自己工作不好找,挣钱不容易,所以不会积极扩大消费,也是顺周期的。所以我们从这个市场主体来看,无论是企业还是居民,这些市场主体,在需求不足的时候,都不会积极扩大需求的。所以,这个时候就要发挥政府的作用了,我们叫宏观经济政策逆周期调节,就是政府可以从全局,从长远来考虑问题。所以,不是从当期的收入回报来考虑问题,是从宏观调控激发需求来考虑问题。所以,这个时候政府投资就至关重要了,所以你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做了很多的安排,包括扩大赤字,包括扩大专项债的发行,抗疫国债的发行等等。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补短版的工作做好,这个补短版我们现在任务非常繁重,比如说我们城市内涝,城市地下管网感到普遍欠账,我们现在城市居民人均的管网长度,我看有关资料0.5米左右,美国和德国都在5米左右。所以,我们地下的欠账是非常多的,包括地下综合管廊,包括各种各样的雨污分流等等这样一些设施建设。还有就是现代化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这里我们欠账也是很多的,高铁、铁路、包括高速公路各种建设,我们现在很多城市并没有直达的道路,都得绕路,而这个对出行的便捷,对于物流成本的下降都是很不利的。另外大江大河的治理,今年的洪水,包括高标准农田的建设,怎么把水资源调节的更好更合理,既保障灌溉生活用水,又不形成水灾,这些方面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还有高水平的污水垃圾处理,我们整个工业园区工业废水废气废料的回收,政府应该投资,把高水平的生态环保设施建设起来,包括城市的垃圾、污水的高水平处理,这些方面是大有可为。

再有我们的教育、医疗卫生,今年疫情冲击,公共卫生也是有短板的。所以,补短版任务繁重,大有可为。我们现在是处在几千年一遇重要的历史机遇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我们是可以做出前无古人的辉煌建设来的。就像毛主席讲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们要比过去历史上的万里长城、紫禁城要伟大的多,我们不仅要保护历史,我们更要善于创造历史,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历史。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所以做好这些事情,既利于当前提振投资扩大内需,更利于长远为现代化打基础,为新型城镇化补短版,打基础。所以,这个方面政府的工作,我认为一定要加大力度,要把我们资金用在刀刃上,从而通过提振基础设施投资,带动重化工、装备制造企业订单显著增加,带动这些企业就业增加,投资增加,带动居民收入增长,带动消费回暖。所有这些都是扩大内需一个最主要的抓手。这个工作如果抓好之后,我认为中国经济在今年就会比较顺畅的循环起来,就会在需求越来越旺盛的拉动下,进入到持续回升向好的通道,而这个时候我们全年这样增加就业的目标就可以实现,精准脱贫的目标就可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可以圆满收官。

而且,这样一个需求不足矛盾的解,它也是把我们多年来累计的突出矛盾加以化解。所以国内经济大循环就会全面畅通起来,那够会带动国内国际经济双循环,中国这个市场对于世界市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包括对美国的芯片,对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对美国的农产品,包括玉米等等,包括对欧洲的汽车零部件,中国市场都是非常重要的,包括苹果手机,它很大一块也是靠中国市场。所以,在世界经济受到疫情严重冲击,陷入到严重困难的时候,这个市场是非常稀缺,非常宝贵的资源。中国经济在扩大内需战略推动下,一旦中国国内市场强劲启动,不但会强有力的带动中国的国内生产,而且会带动世界生产。这个时候中国经济大循环必然会带动世界经济循环,这就成为世界经济克服困难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源泉。

另外就是中国的生产,我们实体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种类是最为齐全的,在疫情冲击之下,我们发现光靠高端产业是不行,一些基本生活需要,疫情防控需要是离不开实体经济的。所以从世界市场来看,很多刚需离不开中国的供给,也就是中国的实体,中国的产业链、供给链在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性成果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率先发动起来。而这个供给能力不仅对中国重要,对世界各国现在也显得越来越重要,包括防疫物资的供给,包括一些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供给,中国的供给对世界各国都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所以,中国经济这个大循环一旦全面顺畅加快循环起来,它对世界经济,对双循环必然会带来强有力的拉动。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看中美关系有一个调整的战略空间,这个战略空间就是我们有对抗的一面,更有合作的一面。在对抗的一面中国有能力确保自己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害,在合作的一面,中国经济的强劲复苏,必然成为美国经济恢复非常重要的火车头。这个时候美国和中国斗则两败,损失巨大,合则两利,利益巨大。我们就可以通过斗争,通过多个方面的斗争,促使中美关系向着合作的方面来回归,促使双方向着理性的方面来回归,这样的话,我想中美关系它是有重要的转机。

所以,在这个背景下关键我们是要把这样一系列有利条件把握好,把中国经济发展的机遇把握好,把世界经济在困境当中危中有机这一点把握好。我们在危机中遇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争取在整个世界经济战胜困难,在整个经济全球化战胜困难当中,把中国因素进一步凸显出来,把中国迈向现代化的道路进一步拓宽起来。我想我们正面对着这样一个机遇,一定要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一定要坚定信心,也一定要全力以赴抓好中国经济发展,就是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全国各个方面把各种力量整合起来,动员起来,集中到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工作上来,我们就一定有更好的发展未来。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玉洁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