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微信公众号

期货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博圈

期货日报官方微博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
关注微博号

实盘赛

大赛官方APP_赢家在线

扫码下载报名参赛

排排网

期货实战排排网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机构>正文

OPEC+谈崩了!阿联酋为何如此强硬?

2021-07-14 20:45:08   来源:   作者:杨安 董硕

   自OPEC+去年达成“史诗级”的减产协议以来,这一组织就给人以团结合作的形象,并且各个成员国为了统一的理想和目标甘愿做出让步和牺牲。即便是在油价突破60美元/桶甚至上涨到70美元/桶附近之时,我们依然没有看到OPEC之间的“囚徒困境”出现,各个产油国依然坚持着既定的减产方案,油价也在OPEC+的努力下重新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磨平了疫情所带来的巨大波动。但就在7月6日的OPEC会议中,这种团结的形象被阿联酋的固执彻底打破。在以往的减产协议中,阿联酋始终是沙特最坚定的盟友。可就是这次会议,阿联酋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OPEC+,并成功将此次会议的协商成果推翻。

[1]  [会议再现分歧]

事件的矛盾点在于此次会议OPEC+达成了谨慎增产的方案,并将减产协议延长至明年,但是阿联酋对减产的基数存在巨大的争议。根据之前达成的减产协议,阿联酋的减产基准为316.8万桶/天,此次会议中,阿联酋坚持要将其减产基准调整到2020年4月的产量——384.1万桶/天,这也就意味着阿联酋可以自由增产70万桶/天。这对于其他参与国而言并不公平。沙特的减产基准为1100万桶/天,大概是2018年11月的产量标准,也比2020年4月的产量少了大概65万桶。最终,在数次的推迟以及谈判之下,沙特和阿联酋各不让步,会议没有达成任何成果,依然维持之前的减产水平,这也就意味着市场预期的增产40万—50万桶落空,油价应声大涨!不过好景不长,OPEC+内部的矛盾也让原油多头变得更加谨慎。

作为沙特曾经最忠实的支持者,阿联酋此次的态度让市场颇感意外。其实在去年11月的OPEC+会议上,就出现过因为阿联酋的反对而让会议推迟的情形,当时的阿联酋也是极力坚持应该放宽减产限制,并与沙特产生了不少的矛盾。在此之前,阿联酋也曾经出现过未执行减产协议的情况,也因此受到了沙特方面的训斥,似乎沙特和阿联酋之间的矛盾点在那时就已经被点燃。

今年3月,市场也看到了阿联酋不一样的政治野心。3月,阿联酋允许了其初级买家在公开市场上自由交易原油,按照现行规定,沙特、伊拉克、伊朗、科威特和阿联酋,都按照严格的规定出售原油,将原油卖到哪里是有明确规定的,而且原始买家不得将原油转售。这么做的好处就是产油国可以按照目的地的实际情况,对不同地区制定不同售价,从而可以将石油收入最大化。阿联酋之所以允许自由交易,是想扩大穆尔班原油的影响力,进而争夺亚洲原油的定价权。争夺石油定价权的基础条件是需要有足够多的流动性和成交量,倘若没有足够多的活跃度,自然也就没有人愿意用其计价,所以阿联酋争夺定价权的首要任务是要有足够多的现货资源,以便扩大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

从BP统计的原油储量来看,2019年阿联酋在中东地区的储量并非最多,目前探明的储量在978亿桶,排在沙特、伊朗、伊拉克等国家的后面,其原油储量在中东地区的占比也仅为11%。但是在去年,阿联酋宣布在陆上发现了220亿桶的非常规可采石油资源。从产量来看,阿联酋地区的产量在中东的占比维持在10%左右,与储量占比大致相同。但是,雄心勃勃的阿联酋并不止步于此,阿联酋能源部长曾称要在2030年前将原油产量提高到500万桶/天,也就是在当前的产量上翻倍。目前阿联酋原油出口主要面向亚洲地区,日本、泰国、中国、印度是其原油前四大买家,这也是阿联酋意欲争夺亚洲定价权的主要原因。

经过阿联酋的不懈努力,现在穆尔班已经是可在现货市场上公开交易的数量最多的中东油种之一。

阿联酋的另外一步棋可谓更加关键,3月29日,洲际交易所(ICE)宣布,穆尔班原油期货上市首日交易顺利。其实早在2019年11月,洲际交易所和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ADNOC)就首次宣布将推出穆尔班原油期货的计划。除ICE和ADNOC之外,全球9家最大的能源公司和贸易商也加入了ICE阿布扎比期货商品交易所并成为创始合作伙伴。其中包括英国石油、加德士、INPEX、新日石、中石油、PTT、壳牌、道达尔和维多。从普氏的定义来看,穆尔班原油属于轻质含硫原油,它的轻油产品收率较高,重油收率低,适合做催化裂化原料,从油种的性质来看,穆尔班与WTI、Brent这些轻质低硫油种更加接近,在北美有WTI,欧洲有Brent之后,穆尔班寻求建立亚洲轻油的定价基准。

穆尔班在ICE上线之后,很快受到了市场的追捧,截至4月底,日交易量达到7000手,未平仓合约量也达到了4万手。截至6月底,穆尔班原油期货合约累计成交46万手,相当于4.6亿桶的原油贸易量,未平仓合约也达到了5.6万手。国内的INE原油也注意到了穆尔班原油在亚洲市场巨大的影响力,早在去年12月,INE就宣布自今年6月起增加穆尔班作为可交割油种,贴水设置为5元/桶。

除此之外,阿联酋拥有大部分中东产油国所没有的霍尔木兹海峡外的大型石油出口码头富查伊拉,这也就意味着阿联酋的原油出口将不会受到霍尔木兹海峡的影响,从而能够保证石油的稳定出口和供应。作为原油计价基准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实物交割点的存储容量,富查伊拉现有的原油存储容量为800万桶,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目前正在阿联酋哈吉尔山脉的富查伊拉旁边建设一个新的4200万桶的地下原油储存设施。该设施将使与富查伊拉相关的原油存储总量达到5000万桶,预计于2022年完工,这一库存容量的建立将使得穆尔班原油具备更加活跃的基础。

为了雄心勃勃的亚洲定价权,在这一次OPEC会议上,阿联酋没有屈服,扩大原油产量与原油出口成为阿联酋的核心利益。

[2]  [油价何去何从]

阿联酋的强硬态度以及沙特不退缩的精神令市场感到担忧,尽管拜登亲自撮合,似乎OPEC会议结果也没有定论,市场只能在恐慌之中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时光,Brent原油价格也出现了快速的下跌,在市场风险加大市场变得更加混乱的时间点,多头迅速离场观望。其实OPEC并不急于对8月的产量进行限定,因为在上一次的会议中,7月的增产额度已经被确定,OPEC只要在8月来临之前确定好将要增产的份额就可以。这也就意味着OPEC最迟可以等到7月底再进行下一轮的会议,以确定8月的产量额度。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8月增加产量的窗口正在关闭,却没有任何可能达成协议的迹象。

OPEC+的代表称,尽管其他联盟成员希望达成妥协,但是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沙特和阿联酋在解决有关如何计算减产幅度的争端上取得了进展。与此同时,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透露,上述两国都已经开始锁定下个月的客户供应量,这就造成即使谈判突然取得突破,两国也几乎没有做出调整的空间。

图为阿联酋原油产量

在8月销量锁定,而且大多数海湾国家下周将迎来一个伊斯兰假期、政府部门和企业在下周大部分时间或全周时间都将关闭的情况下,即使俄罗斯、美国或其他方面设法促成妥协,OPEC+或许也无法迅速增加供应。

除去市场的担忧情绪不论,即便是OPEC达成了增产40万桶/天的决议,市场依旧会维持在供应相对偏紧的局面,需求的恢复已经超过供给端的增长,尤其是在页岩油也没有出现明显增长势头的情况下。因此前期市场价格的下行,更多是多头对于未知的恐惧而出现的平仓行为,在供给端依然偏紧以及宏观市场暂时没有较大变量的时间点,空头并不想大幅发力打压价格。

不过,这不代表原油价格不存在大幅下行的基础,倘若OPEC会议果真不欢而散,阿联酋放弃减产配额的执行,那么供给端的情绪冲击将会再次给油价重重一击。现在市场还没有确定下一次OPEC会议的具体时间,因此这一风险事件也就一直萦绕在市场的上方。未来的原油价格究竟是按照高盛的逻辑继续推涨,还是自此终结牛市的上行趋势,就看OPEC之间最后的努力了。(作者单位:海通期货)

 

 
责任编辑: 马宁
分享到 

期货日报网声明:任何单位和个人,凡在互联网上以商业目的传播《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所属系列媒体相关内容的,必须事先获得《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书面授权,方可使用。

扫描二维码添加《期货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qhrb168)。提供市场新闻、品种知识干货、高手故事及实盘经验分享……每日发布,全年不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发行业务|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合作伙伴| 网站地图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豫公网安备 41010702002005号, 豫ICP备13022189号-1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www.qh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返回顶部